快看色片

鸡老师5f5

.
我叫王立飞,男,二十九岁,未婚。说起我的工作应该说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份很安逸的工作,但是对于我来
说有点憋屈。虽然是正规的事业单位,工资也不少,但是说出来实在是不好听,幼儿园阿舅。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说不清楚,我堂堂的211 大学的法学硕士竟然会给小屁孩当保姆。不过,话说回来,我是我
同学里面工作不错的,在一个二线城市,平均一个月我能拿到将近一万,还有十三个月工资,各种补助。也许说出
来大家不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幼儿园不属于义务教育,收钱的权力全在教育系统,现在进我们这样好一点的幼
儿园先交三万的赞助费,只后一个月一千四的伙食费,还有烂七八糟的各种费用不计其数。说白了赞助费就是幼儿
园和教育局四六分账,书费更别提了,我们拿书都是六折,剩下的全是幼儿园的。伙食费?一个孩子能吃多少?一
部分是给园子离得零时工,想厨师、保洁什么的发工资,剩下的就是园子的收入。就这么黑,还都挤破了头往里面
进。


我也算是机缘巧合进了这个单位,我家老爷子在市委工作,退休的时候组织上关心,问问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
题,老爷子适时的提出来我的工作问题,经过领导研究把我安排到市教育局工作。谁知道局机关人满为患,就把我
安排到陶湾小学,没几个月小学改造升级,校长嫌我教不了书,退回教育局。老爷子又找关系,把我安排到这个地
方。理由是这个地方缺一个司机。真荒唐,缺司机找个临时工就可以,一个月两千的工资就行,安排我一个正式的
最少一个月要六千。说来也巧,我们这个园子就一个男人,是个老司机,马上退休,等我一来报道,那爷们干脆就
不上班了,谁叫人家资格老又是正式编制,院长也没办法。不过,院长对我还不错,毕竟就我一个小伙子,有什么
事情还得指望我。领导看顺眼,工作自然好干。再加上这三十多个女老师没见过什么帅哥,大家对我都很好。我自
然也活得滋润。


在这个单位,真的是过一天混一天,整天就是陪着一群小屁孩玩,至于教育上的事情,我不是学幼师的,基本
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哪个班的孩子在院子里做游戏的时候我配合他们的老师搞好安全,需要带孩子们去参观个
什么展览,我开个车、录个像,吃饭的时候我帮着端端盘子、组织组织纪律,再者就是发东西的时候开车给大家送
送东西。没事了就在办公室上网、看报纸、喝茶水。


我们这个园子比较大,有三百多孩子,分了十个班。大中小各五个班,每个班三个老师,一个生活老师,管管
日常,一个艺术老师、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还有一个是文化老师、简单的教教拼音、数数什么的,当然少不了的
的英语老师,不过是三个班一个而已。还有一个就是我,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呵呵


转眼一年就这么过去了,说是一年,其实就八个月多点,有三个月多我们都在放假。二月二十七号,我们来园
子报到。咦,新分来老师了?这么来了一个体态丰韵的老师我不认识,我们彼此对视了一下没有说话,我坐大二班
的教师等着院长开会。观察了一下,这老师不像是新来的,和这个寒暄几句,和那个聊聊家常。管他呢,反正和我
也没什么关系。有几个多事的年轻老师到我这叨叨,顺便给我介绍了一下这位「新来的」老师,人家来着好几年了,
只是我来的是人家回去生孩子去了,现在回来上班而已。这个老师的姓有点怪异,她姓支。后来聊天才知道,姓这
个姓的人是古代西域那边的月氏(zhi )人,后来这个国家分裂成大月氏和小月氏,氏通假成支。汉代的时候他们
来中原进贡,有的不走了留下来,就改姓月或者是支。人家原来就是管班老师,今年回来继续接大三班。


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让你开心。有一次我支老师班半忙组织吃饭,几个孩子围着我让我讲故事。没办
法,只好给他们将一些故事。我本以为没什么事情,但是支老师不高兴。因为在她看来,我这样由着孩子的性子是
在娇惯他们。她放下手边的工作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走到我们面前叉起腰说:「现在是什么时间啊?」小朋友都不
敢说话了,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意思是让我求情。我只好伴着求情:「支老师,没事的。我马上讲完了。你放心
吧,我看着他们吃饭。」支老师看着我很无奈,对我说:「你这样不行,这么多孩子都听故事怎么办?这饭还吃不
吃了?一会还要睡觉。」我无奈的对着孩子摊摊手说:「好了,一会睡觉的时候老师再给你们讲。」这下孩子们可
不干了,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可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么怕老师,他们拽着我的衣服哼唧道:「王老师…王老师
…」支老师一看这个严厉起来:「谁是你们的把班主任啊?这么不听话!」几个孩子松开了手小声的说:「鸡老师。」
我一听差点没有把早饭喷出来。鸡老师?还鸭老师呢。小支一看我就知道我在笑什么,一边哄孩子吃饭一边说:「
没办法,小孩子就是这么发音的…」


经过我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小支这个人虽然已为人母,但是骨子里还是那么一个小孩子的顽皮。没事我也总
是和她开玩笑叫他鸡老师。她也不生气,或者佯装生气的招呼我一下。慢慢的我们混的越来越熟,也许是她长得漂
亮的缘故,我只喜欢和她在一起聊聊天,有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只喜欢人妻。当然了,自然而然的我也会经常
去他们班帮忙。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一些同事打趣道我们。小一班的马老师就经常当着我们俩的面打趣说:「立飞,
我们班也需要你帮忙。你咱们不来啊。就知道帮美女干活啊。」支老师的嘴可不吃亏:「哪有啊?立飞这不是找我
们班孩子喜欢吗?」「我们班孩子也喜欢帅哥老师。」「你们班的孩子哪有我们班的孩子漂亮啊?是吧。」支老师
埋汰人还不忘看我一眼。我本来想稀里糊涂过去,哪知道这俩女人一接上话根本就没我说话的份儿。但是我可以从
支老师的眼神里看到一些东西。一个女人,一个老公不在身边的妈妈。那眼神透露的可不单单是母爱,还有爱慕。
我们自己想想,一个女人,和婆婆住在一起,天天就围着孩子转,老公还在当兵,这样的生活是多麽的寂寞无趣,
说难听点想在家自慰都不敢大声叫,憋屈啊。


同情,同情。我们的工作决定了我们的穿着一定要得体,女老师们大部分都是一些运动装,而我也只能穿一些
休闲款式的衣服。虽然看上去一个个青春可人,但是也掩盖了他们激情魅力的一面。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无事的下
午,我正一个人在办公室看着杂志。


「立飞,给你点点心。」支老师一边说一边走过来


「哦,鸡老师啊!又扣学生的下午餐了?」我赶紧把腿从桌子上收回来,顺便打趣道


「爱吃不吃,你个没良心的。」小支佯装愠色。


「开个玩笑还急了。今天咱们有空到我们着来了。」我客套道


「看什么杂志呢?」小支压根不接我的话茬


「没什么,自驾游。」我回答


「你也喜欢旅游啊,我也喜欢。不过现在有孩子了。出不去了。」小支略带叹气


「我也就是看看,其实我真正去过的也就是北京、天津、青岛,这个暑假准备去趟新疆看看沙漠。」我稍显牛
逼道


「真好,对了。听说你会修车,帮我换个备胎呗。」小支俏皮的说


「我说没事找我献什么殷勤啊,原来是这个事啊。走!」我边说边起身


小支像孩子一样推了我一下:「去就去,哪那么多话。「


一边换着备胎我一边了解到,原来她的爱人不是军人,只是在军工厂工作,整天糗在山沟里,一个多月才回一
次家。我还知道,她刚结婚没多久就有了孩子,甚至蜜月了旅行都能去成。这样的一个女人,一定是心理寂寞到了
极点,还要整天对着婆婆的老脸,我顿时心生邪念,也许她找我说话时另有什么企图?也许,只是也许吧。我也没
有继续往下想


时间过得很快,专业又到放假。这一年我们园子的收入相当可观。放假前,园长开会。


「老师们,今年我们超额完成了教育局下的任务。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各位老师一年来的付出。我们领导班
子也是为大家着想,决定奖金增加20% ,报告已经到局里了。不出意外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此外,为了表示一下我
们领导班子对大家的感谢,组织老师们云南转转,老师个人的费用学校全出,可以带家属,小孩也全出,大人负担
70% ,希望各位老师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都参加,咱们也算是一次组织活动。」


这话说出来哪有不参加,再说了,园子里好多老师都是单身,没什么顾虑。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有情况的就是
几个上岁数的老教师和小支。小支是因为孩子小走不开。会后园长给她做了做工作他还是决定去了。当然,我不知
道她不去,见到她我就说:「这么好的机会,不去又不给钱。去玩玩呗,反正你老公也不再。」「嗯,本来说带孩
子呢,这不园长和我谈了谈,我还是去吧。大家都去我不去也不好。」小支回答道。其实,我是有我的小心思,我
感觉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很开心。也许我是喜欢上她了。


准备了几天,大家踏上行程。园子就我这么一个男人,上飞机的时候都开玩笑要和我坐一起。我也不好说什么。
爱谁谁吧,和谁坐都一样。缘分天注定啊,也不知道这么排排排就把我和小支排到了一起。主要是很多同事都没有
做过飞机,靠窗子的位置早就没有了,我又不喜欢坐中间,我在过道,小支在中间。飞机我经常坐也没有他们那么
兴奋,一个人听着耳机睡觉。突然,我被小支晃醒:「小王,我去个厕所。」我赶紧欠身,成半站状,小支屁股对
着我从我双膝之前蹭过,我满眼只有她那坚挺浑圆的两片肥臀,看在眼里,瞬间老二挺直。她也许是故意,也许是
不小心,屁股还往后停了两挺。挑逗我?不管是不是,我就当是了。当时,埋藏了很久的邪念顿时占据了我的心头,
我心想,这个女人我上定了。


到了景洪,第一感觉就是热。无论男女,街上哪里有穿裤子的,因为园子有钱,我们走的是最贵的团。当天下
午不安排景点,先回酒店。大家自由活动。我都想好了,这次来,小支去哪我去哪。女人的天性就是购物,小支他
们几个不错的约好下午去买玉。小支也很适时的叫上我一起去,美其名曰是让我给她们拿东西。我知道她是想和我
在一起。从酒店出来我就傻眼了。往常一个个端庄的女教师们都换上了热裤丝袜高跟凉拖,一条条大白腿出现在我
眼前的时候,我甚至怔住了。小支玩笑道:「没见过大腿啊。」我才回过神来。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多大白腿在一
起。


跟女人逛街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我也不说话,一边玩微信一边在后面跟着。谈么几个有说有笑都与我无光。我
玩微信是有目的的。我一路走一路搜附近的人。最后终于锁定了一个名字叫「吱吱」的账号,我有90% 的把握这个
就是小支。话说回来,这几个女人的购物能力真强,光买玉就买了一万多。逛了一下午,差不多该回了,我鼓起勇
气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信。「老乡啊。求好友。」没一会,小支掏出手机通过的验证,我欣喜若狂,但是,经验告
诉我要冷静。我没有继续发。小支购物的兴起也没有回我的信。回到酒店都有给我安排了当地最出名的傣家饭。吃
饭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和园长在一起,别看园长岁数稍微大了一点,但是能吃能玩的,最关键的还能喝。女老师没
几个能喝的,就我陪着她一直和傣家的米酒。说实话,喝惯了五十度的我喝这个和白水一样,我们俩一人一斤谁都
没事。正在我们喝的时候,小支她们几个过来叫我,说想去酒吧,让我陪他们去安全一点。园长喝的高兴也没有说
什么,只是嘱咐要注意安全。


到了酒吧,导游安排我们做到卡座并嘱咐我们谁给什么都不要接就回酒店睡觉,我陪着这几个疯女人开始喝酒。
一打啤酒没多久就喝完了,我们又要了一个SKY 套餐。喝得差不多了,几个疯娘们轮流拉我去慢摇跳舞,虽说喝点
米酒没什么,但是洋酒啤酒一搅和,我也有点晕。我当时就只,反正我是男的,谁叫我我也不吃亏。几个娘们轮流
和我玩贴身热舞,玩一会喝,喝完了玩。转眼就到12点多了。我们相互搀扶着回到酒店。进酒店之前我还靠着男人
的意志保持的警醒,进了酒店我感到了安全,瞬间酒精上头醉态显现。后来知道,他们几个飞了半天劲把我扔回房
里才回去睡觉。


要不是导游叫早,我估计我能睡一天。起来第一件事先是看手机,只是我的习惯。因为我一直习惯24小时不关
机。看到手机上有一条微信,我赶紧打开,是一段语音:「你是睡?咱们老在我的附近?」当然,是小支发来的。
我没用语音,而是打字。我决定好好的挑逗他一下,「我不认识你啊。我在西双版纳穷游。」


- 哦


- 你也是来旅游的?


- 嗯,我跟团的。


- 你做什么职业的?美女


- 我是文员


我靠,还想糊弄我。我赶紧回一条- 真幸福,天天可以坐办公室。羡慕。


- 你是做什么的?


- 服务行业


- …服务员?


- 服务行业就是服务员啊?我干什么你懂得…


过了好一会


- 哦


她被我挑逗的差不多了


- 我在酒吧驻场,兼职出台


- 哦


我一看差不多了,就不发了。收拾收拾下楼集合。我和小支基本上是前后脚。我一看她和我也差不多睡眼惺忪
的。会计小刘把我抓过来问:「你们昨天玩到几点啊?咱们一个一个的无精打采的。」


「也就十一点多吧。」我搪塞了一句上了旅游巴士。你看旅游车上,躺在后面睡觉就是我们几个。第一张到了
野象谷我也没什么想玩的,跟着走了一圈给大家照了照相就继续跟着走。我偷眼看小支,她还真是尽力旺盛,有说
有笑的玩得很开心。下午我们去原始森林。我觉得和野象谷也差不多了,还比野象谷少个表演。白天行程结束,回
去就餐,晚上是人妖表演,自愿的,虽然是自费项目,但是单位出钱,他们没看过的都去了,我一个人回房间看电
视。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玩起了微信。


- 你们团今天去的什么地方?


- 野象谷和原始森林


- 那晚上应该是去看人妖表演了吧?


- 你咱们知道?


- 我看过旅行团的行程,都差不多。


- 哦,你干什么呢?


- 在酒店看电视。


- 你晚上不出来玩吗?


- 太累了,昨天喝多了。


多了大概有十多分钟…


- 你是王立飞


- 王立飞是谁?


- 别骗我了,早就知道是你。还什么服务行业,还出台


- 你认错人了吧。


- 哦,也许吧,不好意思。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听到走廊里陆陆续续的有脚步声。她们回来了,伴随着脚步声没我的们也响了。一会,
安静下来。但是门铃响了。


「谁啊?」我赶紧问


「查房。」是小支的声音


「稍等。」我故意只围了一条浴巾去开门


我一看门,小支一把把门推开。用手当手枪指着我的头,不许动,转过去。迅速进屋带上了门。


我假装惊恐:「你先出去,我穿个衣服。」


「不许动,把手机拿出来。」


我乖乖的把手给她,她用手机给我发了一个微信:「王立飞,我就知道你。」嘀…嘀,我的手机响了,他打开
里面传出声音:「王立飞,我就知道你。」她这才放开我,我转过身赶紧解释:「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她根本
不理我,走到床边坐下。怒气冲冲的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别以为我老和你在一起就得和你咱们着。」


我紧了紧浴巾赶紧去哪T 恤,边穿边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和你闹闹。」我当时真的有点害怕,但
是我看见她的热裤丝袜还有凉拖,我已经无法控制,老二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把浴巾顶的高高的。再看见她看见她
那哺乳期的巨乳,我更是无法控制。但是我的最还听使唤的,我不停的解释外带着挑逗。


「小王啊,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很随便的女人?」小支的表情渐渐的严肃起来


「嗯………」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傻乎乎的注视着她的双峰


「其实我这个人很保守,但是自从和你接触以后我觉得我值得为你付出。」小支话锋一转,突然站起来抱住我
继续说:「我喜欢你。」


我操,只是在做梦吗?怎么会有送上门来的美女。我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小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
管你有木有老公,也不管你是否知道。我只是在一边默默的看着你就很开心。」这话时说给她听得,用来复活她的
心。小支听到这话抱得更紧说:「我也是。」并主动的开始寻找我的嘴。我们没什么废话,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
起。熟女的技术就是好,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地翻动,我能感觉她的唾液都掺杂着欲望。浑
身的血脉数年膨胀,我们不由自主的翻滚在床上,开始相互退去彼此的衣服。我本没有什么衣服,翻滚中浴巾自然
的脱落了,而我的手迅速的退去了她的热裤,一条粉红色的低腰内裤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自从和大学的女友分手之
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内裤,坚挺的鸡巴抵住了小支的大腿,我疯狂的开始撕扯她的上衣,脱掉上衣之后我没
有去摘她的胸罩,而是一把把胸罩拉下来,也许是哺乳的原因,她的奶子涨的厉害,最少也有D 罩杯。我哪里有会
让这么魅力的豪乳从我们面前溜走,我直接含住她的乳头,一只手不停的揉搓她的另一只奶子,他明显是被我的突
袭搞得分外的爽,她开始慢慢有了低声的呻吟,很矜持、很淑女。我关你事什么熟女还是荡妇,我只要插你,狠狠
的插你。我根本没有时间去脱她的内可以,直接扒开一个口子。哇塞,只是哪里是人母的阴唇。他的阴唇粉嫩,而
且大阴唇一点都没有变色,也没有外翻,明显是少性爱的结果。我不管那么多一只手指直接插进她的阴户,同时把
嘴凑近她的阴帝看是吮吸,我知道女人最喜欢男人去吮吸她的阴帝。当我的舌头开始搅拌她的阴蒂的时候,她的双
腿夹紧了我的头,呻吟的呻吟也越来越大。没有腿细的丝袜在我的脖子间摩擦,一直还没有被抖掉的凉拖在脚上逛
来逛去。


我已经很久没有舔舐过女人的骚屄了,这次我不管她如何的求饶只管吮吸我自己的。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我
舔舐的甚是刺激。当然,她的防线也被我击溃,因为她的爱液早就流过肛门侵湿了床单。实际差不多了,搂住她的
双腿,挺直了老二直接插入她的小屄。生过孩子的女人果然不一样,有一点松,但是由于她性爱的次数少,相对来
说还算比较紧。都说男人的鸡巴有多长,女人的阴道就有多深,我的鸡巴才进了四分之三,就抵住了她的子宫,我
可以明显感觉到子宫口那个花心一般的嫩肉,我一下子热血沸腾。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开始抽送,这一抽送就是一
百多下,伴随着我的抽送,小支的叫声越来越放得开。也许是她好久没有这么刺激,或者一直就没有这么刺激过,
小支竟然大声喊出:「宝贝,你比我老公强多了。我要,我还要。」我最怕的就是女人喊要,我夹紧抽送使劲浑身
力气一顶,把积攒了多年的精都射了进去,我想应该是射到了她的子宫,伴随着我射出的几下猛烈的抽送,小支发
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吟。我没有拔出老二便趴在了她的身上,这几天我太累了。小支也开始喘起了粗气。


我渐渐睡去。不一会,小支把我晃醒说:「我是危险期,你也不戴套。怀孕怎么办?」


我顿时有些紧张:「额……我明天去买试纸吧。」


「切,胆小鬼。起来,我去厕所。」小指推开我、


我看了看表,我操。我们加上前戏一共搞了快一个小时。我赶紧起身走进厕所说:「她们是不是快回来了?」


「干什么,快出去。」小支正在努力的把我的精子拍出来


「我想和你的液液。」我色迷迷的说


「快出去来。烦人。」小支有点愠色。


我赶紧出去。不一会,小支从厕所走出来,穿好衣服回房间去。


我并没有履行陈诺去给他买试纸,因为我没有那这个是当一回事,直到我们回家后的一个多月之后,我突然接
到了小支的短信


- 我这个月还没有来那个。晚了好几天了。


- 你现在在哪?有时间来我家一趟


- 现在不方便,你先去买点试纸。明天一早我去你家找你。


果然,第二天一早七点小支就来了我们家。我赶紧让她去厕所试试纸。我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不一会小支皱着
眉头从厕所走出来说:「我有了。」她就说了三个字,但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不是在和我开玩笑。我赶紧劝说道
:「是不是弄错了。」


「不可能,我试了三次,都是两杠。」小支有点想哭的意思


我赶紧用颤抖的手点起了一支烟,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也紧张。这可不是把一个小女孩的肚子搞大,这可是人
妻啊。弄不好要出大事的。


「不行,明天我带你去做了了吧。」我有点沉重


「只能这样了。」小支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四目对视,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第二天,我带着小支去现代女子医院做了人流,很快。完事之后,我带着她回我家休息。并约定以后每天早晨
起来就来我家,理由是单位要值班,我来为她护理。就这样大概半个多月,小支的身体明显的有了好转。


之后只要她老公不在家我们就会在我家爱爱,但是我们每次都带套…我们之间有爱更有需求,这种需求的前提
是谁也不能伤害谁。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