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色片

暴虐学园上aec


红雪她不能相信自己会这么大胆竟然说出如此之说话,在这种乱交的派对里,若果没有穿衣服的话真的会没问题吗? 但在这种气氛底下,她能明白到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实,虽然这种危险的感觉在她心里已响起警号,但是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不能收回,於是她将脚提起,将半截裙脱下。 「一定要只剩下内裤啊,老师。」 「那样子再加上奶也红红的嘴唇,真正点呢。」站在红雪背后那班家伙,在乘她不备之际,静静地将内裤脱了下来。 就如除去羊皮的狼一样,全都露出了本来面目,有人就在她面前将自己的阳具玩弄起来。但是高格并没有阻止他们。每个人的家伙都恶形凶相的对着她。 「哎,今天你们都很努力呢!」尹爱她娇声地跟那些青年说,并用手替他们服务。 「高格真棒,这样还不够刺激吗?」 「哈哈,刚才跟音乐老师接吻后差不多已发泄了。」 尹爱已不能接上高格的说话了,因为她正在享受着饭后甜品,右手握着一个男孩的肉棒,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另一个男孩子的阴囊,头部正忙碌着上下移动地替另外一个男孩服务,乳房拓荡有致。 「快些来这儿吧!」 「傻瓜,我要做第一个啊。」 保罗及永雄捉着自己那已坚硬无比的东西哭笑不得地等着,尹爱只有先替高格服务,两手则忙碌地替其他人解决。 第二天是星期一,需要回校上课,在上班途中红雪的心总是摇摆不定,身为一个教师做完昨天的事后,感到羞愧无比。不安与恐惧布满内心。今天回到学校后会有甚么改变吗?心中免不了有这种期待。 昨天脱完衣服后,只觉得下体的爱液已将内裤弄湿了,虽然极力抑制那股激动,但是那种湿的程度好像刚撒完尿似的,弄得内裤很湿。 想起来脸孔像火烫似的红了起来,而下体的粘膜亦开始不受控制,由内面分泌出大量的粘液出来。廿九年以来,这是第一次感觉到的,就算以前与自己最爱的人爱抚时,也未曾试过湿到这样。 她一直在怀疑,是否身体内流着淫乱的血吗?给高格用力的爱抚着,害怕一不小心就会给其他人侵犯,但是全身却升起一阵兴奋感,使她突然醒觉过来。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走,若再继续下去的话,不知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来。决定后立刻走出厕所。回到房中,看到那情形使她瞠目结舌,尹爱她同时替三人服务。 一人在尹爱之上,正在享受着她的口技,另一人的肉棍则在她的下体中抽送着,另一人则将尹爱的双乳夹实造成一条小通道,正努力地抽送着。好像一群野兽似的向着天空吼叫。 「老师,快些过来,我想早些插进你里面。」 「呜,我已忍不住了,给我来一下吧,我很想要啊!」 他们搓揉着尹爱的乳房,一面向红雪嘶叫,她吓得不知说甚么才好,只觉得门口虽然离她不远,也花了好一段时间才能夺门而出。 逃出去之后,她又担心,恐怕高格会愤怒,不知会对她进行怎么样的报复。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红雪的心很乱,不知进去上课还是回家才好。 但是,她也曾努力地去尝试忍耐,她舍弃了身为一个教帅的自尊,扮作一个陪酒女郎一样,又替人点烟,又跟人跳舞,心想高格大概会明白他的苦衷吧。 想起高格给她的承诺,那是她唯一感到安心的地方。态起了昨天高格的说话。 「看我的样子也能明白,我是很守信用的。」 心中仍然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说话。进到职员室内,只见尹爱已与体育老师谈笑风生。 「早晨!」红雪向他们打招呼,体育老师立刻向她招呼,但尹爱只向她投以冷冷的一瞥,大概还为昨天的事而愤怒吧。当他们经过红雪的身边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那是很重要的事啊!你说高格他们是不良份子,但有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事实真相呢。」 「那就没有了。」 「不行啊,我想在教职员会议中提出替这些学生改过自身,给你们看清他们的机会。请你考虑一下。」 「那我就与其他老师商量一下吧!」尹爱那一头长短适中的齐发,衬托她的脸孔,散发着一份自信,真不能想起昨晚她跟三个男学生,摇动着腰肢替他们口交的情形,若说出来别人一定以为她在说谎。 红雪越来越觉得不能了解尹爱。那样子与他们接触一定会很危险的,但是若果与尹爱反目的话,在学校中连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也没有了。 她真想那些不良份子今天没有上学,星期一是高格他们那班的音乐课,她考虑到今天应用甚么样子对待他们。 但是在午休的时候,在三楼的走廊上遇到五六人在围着吸烟,其中有体格魁梧的永雄,高格及保罗也在一起。心脏如槌子敲打下去一样。背后冒起一阵汗。 以为能用平常心跟他们交往,但到目前为止她仍是不能做到的,逃走吧,她心想,趁他们还未看见他的时候最好了。但是此时却听到他们那种卑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哎┅┅你们不要吸烟嘛。」她清楚自己现在是甚么处境,为了看来镇定些,唯有笑着跟他们说。 「别的老师看到了不大好啊。」男孩们全都默不作声,只投向红雪一阵冷冷的目光。好像没有听见她说甚么似的继续吸他们的烟。 红雪用暗淡的眼神望向高格。他却望向同伴,歪嘴笑了一下,取出一支新的香烟叼在嘴中。 「怎样,老师,今天不给我点烟了吗?」跟着自己将烟点了,深深地吸了一口,再向红雪那漂亮的面孔喷了一口烟。 全部不良份子看到这情形哄然大笑起来。 「还作这种老人家的打扮吗?昨天那种情感衣服比较好,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高格从头到尾地打量着她。 红雪她经常都配合自己教师身份而打扮,将长发蓄起来,只施以淡淡的化。 「这女人真会撒谎。」红雪好像打败仗一样,全身感到脱力。心想她没有想错,果然会向她报复。为了忍藏自己眼眶中的眼泪,小步向外面走去。 放学之后,红雪作最后的巡逻,在音乐部的活动之前,想到社会科教室去找尹爱。 「哎,找我有甚么事?」尹爱的手指叩在台上,带着不耐烦的口气问。「我是很忙的啊,你也看到的,还要预备教师们的研究会呢。」 「对┅┅对不起。」她觉得自己理亏,故此不敢再说甚么。手指在键盘上胡乱地敲打着,看来也有板有限,以未有练习过的人来说可以说是做得不错了。红雪认为这就是所谓的新派教师吗?年龄只差四年,但红雪她却是古典派教师的典型,以她看来尹爱就好像是外星人一样奇怪,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与不良学生们搅在一起,而在学校却努力地工作。以红雪来说是绝对做不到的。 「尹爱你┅┅还在为昨晚的事耿耿於怀吗?」尹爱没有理会她继续打字,那侧面一点也看不出一点淫态,连红雪也觉得她很漂亮。 「我对在中途中不出声回家而道歉。」 「是吗?」 「┅┅很害怕啊,在那种气氛底下,我以为身在梦中,想请问一下,高格有没有发怒呢?」 尹爱睨视了红雪一眼,将转移转向红雪。 「不妨坦白跟你说,事情比聚会前更糟」 「喔┅┅!?」 「我已给你忠告了,他们是讲求义气的,悔言背信我真的不知他们会怎么做,你跟他们说会给他们看裸体,而他们亦真的相信你,但你竟会破坏约定┅┅」红雪的心中浮现出不安与绝望。 「我已失去我的立场了。我是替你保证与他们搅好关系的,现在弄至这样,之后┅┅也许会很麻烦呢。」跟着尹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尹爱为了取得他们的谅解,三支疯狂而坚硬的肉棒在她身上磨擦,沾满了白色的精液,红雪想到这种光景,眼睛即时红了起来。 「我真的拼了老命去干啊,请尹爱你谅解,那已是我的极限了,而且┅┅脱了衣服之后┅┅」 「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吧!」廿五岁的尹爱望着已吓得呆了的红雪。 「那些衰鬼喝过酒后,当然会希望有这样的服务,红雪,你要说的只是这些吗?」 红雪根本搭不上口。 「不要胡思乱想了。给他们吃点豆腐的代价,他们便不会再来打扰了,这样的约定┅┅就算那些衰鬼做些色情的事,也不用吃惊吧!」 「但、但是┅┅」 「很快乐的啊,你既然转到我们这所学校,应该能够适应吧,而且那么激烈的性爱过后,人也会变得漂亮些。」尹爱的眼睛散发出一阵妖艳的光芒。 「而且你还没有男朋友?那儿不是真的很空闲吗?不错嘛!」红雪好像被催眠了似的,开始丧失自信。心中猜想她说的是否有道理,怀疑自己是否太过古扳了。脑中开始混乱起来。 「为人为到底,那我再替你多弄一个机会,今晚八时到我家吧,继续昨天的游戏。」 「太,太困难了。」 「不要再推搪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但是┅┅太难了,不行的,尹爱。」 她却没有理会红雪,於是只有答应了。 晚上八时十五分,红雪还在自己的家中,职业上的理性,再加上理智战胜了,决定不会再去尹爱的家去。这时电话响起来了。 反射性地她站起来,想一定会是尹爱了。 对尹爱她只能说声对不起,她绝不会那样作的。虽然是约定了,而可能会更加使高格愤怒,这次更可能连尹爱也会与她敌对起来。但是绝不能就此而认输的,这一定是神给她的考验。 就算怎样也要忍耐下来,既然踏上了这条教育者的道路,发誓要将这班学生教好,若有勇气及热情的话,一定能够接受神的挑战的。之后会更加害怕,心中想起这件事不免有一丝不安感,这时想起郭浩辉。这是她所爱的男人的名字,巳有三年没跟他见面了。 那是令人触目的明日之星,不幸地因为交通事故将音乐生命断送了,手指的腱带断了,之后便失了踪,大概想将这件事忘了吧,因为出走之时留下了一封信给她。 之后,红雪将儿女之情抛弃,全身投入於教育之中,等待郭浩辉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在他失踪的三年间,若说没有肉欲的希望是骗人的,尤其在经期完了之后,身体上的需要更加强烈,但对郭浩辉以外的男性她是不会抱的。红雪将自己首次交给他时是在廿三岁的时候,交往二年之后,便将处女之身交了给他。二人以后虽维持着肉体关系,但是那是很自然的事,并不是刻意地去做的。 最初,红雪认为性爱是一件痛苦的事,渐渐地两人的爱更加浓厚,加上肉体日渐成熟,身为女性的知觉醒了,最后相当沉醉在那种欢愉之中了。 之前,她是一直希望能够等到郭浩辉回到她的身边,她亦一直认为他会是她的最后一个男性。这么贞洁的红雪,那时受到高格那热情的爱抚,以及手指触及那神秘的地方,令她湿起来的狼狈样子,那是在郭浩辉以外,一直未曾受过别的男人的吻及触摸身体任何地方的,但是却给高格的爱抚技巧而弄翻了。 那种热情而湿润的接吻,手指那性感的爱抚,与郭浩辉的手法是不一样的,红雪她的身体还为这吻而绞痛起来。而尹爱的说话而言尤在耳。事实上,红雪为那沉睡中的官能感觉而害怕起来,那不是身为一个教师之本能,而是身为一个女性的感觉,是绝不能去尹爱的家。 第二天,红雪上课一小时之后,在她的职员桌上有一个白色信封,心中感到一份好奇心将信封打开,里面有三张相片。 「这┅┅这是┅┅」 血一下子冲上她的脑袋之中,那是红雪与高格热情地拥在一起跳舞的照片。是甚么时候照的呢,上面还印有日期,她心里也很清楚,瞬间她也明白发生甚么事,她紧咬嘴唇望着那两枚照片,一张还穿着衣服,但另一张则是高格将她的上衣扣子解开,用手在她胸上搓揉时的照片。看到自己那些照片,也觉得很淫猥。刹那间,在她美丽的脸孔上泛起阵阵红潮。最后一张照片则是高格将头埋在她的胸前,衣衫不整的照片。 看到这儿,她已像脱力了似的,照片上的她将头向后仰,黑发散在肩头,眼睛闭着,双唇微张的表情。 连站也站不稳,这些照片绝对不能给别人看到,若给其他人看到她与这些不良学生的样子,前途就会幻灭了,以后便再也不能当教师了。她将那些照片放回信封之中。 其中还夹着一封信,写着:「怎样,照得很清楚吧,我与老师看来好像一对恋人一样,想起那时的热吻,连我的家伙也热了起来。那么强硬的红雪老师,将我的口水吞下,摇动着腰部来配合着我,而且任我抚摸,那种感觉我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明白吗?那时你已经完全忘我了,而且还跟我有约定。但是我不容许你下次再不守信用,对於我这么温柔的人来说是绝不宽恕的。 觉悟吧,将我们的仁义踏在脚下是多么的重罪啊,今天放学后到仓库来。至於答覆,若果应承的话,则将胸前三颗扣子解开,那还不够,还要将裙子拉高才行。 若果不答应的话,我就会将这些照片散发出去,还放出风声说你跟我们搅这些乱交派对,尹爱老师亦会帮我们的,那么明天便会在全校流传着你是怎么样淫荡的女人。 请相信,我一定会将这些照片交给校长的,我是认真的,做不做随你,那是我们的信条,我等待箸今天的音乐课。」 红雪在中五e班上课时,全身冒着冷汗,高格他们坐在课室后面,怀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望着她,这情形使她心如鹿撞,连教书也不能集中。使到那些不良份子更加向她嘲笑。 「干甚么呀,老师,今天时常都心不在焉似的。」 「生理中吗?」他们继续防碍红雪上课。 因为红雪没有显示出yes的答案,所以他们更加变本加厉,而在其他学生的眼中,今天她确实有点儿古怪。 「很热吗?为何全身都是汗呀?」 「学校真孤寒,连冷气机也没有。」 「站在通风一些的地方吧,会好点儿的,老师。」那些不良份子不停口地说道,视线全望着她那纯白的恤衫上。 雪白的手指弹在那名牌钢琴上,她想伸手将衫扣扣开看看会怎样,吞了一啖口水,肩膀震了一下,浓眉深深地锁在一起,但在他们的眼中来说却很性感。 「很难忍耐呢,很像工藤静香呢。」她与那偶像歌手年龄差很远,但眉眼间那股不时漂出的官能美,看来真的很相似。 「是吗,不知为何今天真的很热,」红雪看来已被迫屈服了,而高格则露出胜利的表情,与同伴击掌起来。 「对不起┅┅那我让身体凉一下。」跟着便将胸前的钮扣解开2粒,露出了那雪白的肌肤。最前排的学生看得连口也合不起来,女老师的胸部若隐若现,而女学生们则投以嫉妒的眼光。解开二颗扣子后,红雪停了下来,真的不能再解开第三粒了,否则内衣便完全露了出来。现在已给看了大半了。 但是高格他们仍不放过她。 「干嘛,老师,再脱一颗会更凉快啊!」 「哎,中途停下来真讨厌。」保罗发着古怪的声音说,红雪低着头,有些头发散了下来,雪白的脸孔上已变得红通通的。 学生们窃窃私语起来,不能明白为何老师会表现得如此奇怪。以前她都会理智地不会理会那班人,无论怎么样的打扰也会很热心地继续授课的。 红雪在无可奈何之下将第三颗扣子解开。 「为何┅┅今天如此热呢。」她用如蚊叫般的声音说。现在连乳罩也能见到了,雪白的肌肤露出来。 「哇,真很难忍啊!」 「不能相信原来老师是用白色乳罩的。」她的乳房高高的挺着,梦幻似的深沟也现了出来,纯白的胸罩上有漂亮的刺绣,使那些男生们十分兴奋。 「嗤,若有带照相机来便好了。」有些学生看得舌头打结,而话也说不出来,而女学生们也因红雪的美貌而发呆了。 跟着红雪便继续授课,以那种形态讲课,学生们谁也听不入耳,他们只是将目光望向她的胸前,憧景着女老师乳房的形状及尺码,及在胸前的那种感觉,不能忍耐的稼伙,也有在椅子下面自己解决的也有。 「很热啊,老师,为何不将裙子拉高让风透入呀?」高格的说话就好像命令一样,使红雪不能拒绝,她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为止,所做的事也已够她羞愧一辈子了,若果再要将裙子拉高的话,她是做不到的,她只是停了一下,高格愤怒的声音便响起来。 「喂,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甚么?」一种破灭的予感在她心中油然而生,若果不听他的命令的话,那些照片及那些没有根据的流言就会传得满天飞。 「是,是吗,那试试看吧。」她走出教坛,在那班学生面前,闭起眼睛,将那条格仔裙拉起来。像羊脂一样的大腿露了一部份出来。她感到在授课中竟做这种事,真是不知廉耻。 只拉起少许裙脚,脚也震起来,那线条美丽的足部,令学生们产生一阵叹息之声,长长的双腿在人们面前展露出来。 「再拉高些啊,要看到屁股为止。」那些不良份子笑着怂恿着。红雪深锁着双眉,带着恨意的眼光望着高格,那种愤怒得好像要杀人的表情,看不出她曾让学生抚摸她的神秘地方,这时有些女学生看得连面也红了起来。 红雪怀着激烈的羞耻心,再将裙子拉高,大腿完全露了出来,纯白的胸围及那象牙色的大腿,使教室内沸腾起来。 「再高些,老师,直至看到内裤为止。」 「是啊,老师,给我们看一下吧。」学生们全都涌到前面来。富有弹性的大腿露出来后,而最神秘的地方也就快看到了,肉色的袜裤内清楚的看到是一条纯白的比坚尼内裤。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红雪使将裙子拉下,下腹那贲起的小的,使几个学生就这样在裤子之内爆发出来。 受到学生们的威胁而在授课之中露出自己内裤及胸罩的红雪,在那堂完了之后,坐在音乐室中震着肩头饮泣起来。 她已激动得不能再站在教坛上讲书了,但幸运地跟着的四小时内她都没有课。而且刚刚做了那种事也不知如何去对学生。完全失去了做一个教师的威严。 今日的丑态,很快便会在学校中流传开来,将会被人指点成为淫荡的教师,她若於在课堂中时常要受高格他们的气。 有音乐界圣女之称的她,时常被同业笑称为美丽的公主,现在却受到这样的屈耐,转到这所职业学校,首次感到后悔。 时常受到那班人的侮辱,若果在以前的那间学校,一定不会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一直要受他们玩弄至死吗? 此时,红雪想到,这些人的要求不会就此算教的,他们一定还会有其他要求的。而且那封恐吓信写着放学后要她到仓库之中,恐怕会受到他们轮奸了。那班人一定能做出来的。 她想起尹爱含着那些丑恶的东西时的情景,是不能令那班衰人发怒的┅┅。在红雪的脑中是这样子想着。难道想做一个好老师就要这样仿吗?四小时过后,便是午休了。 红雪决定了,放学后立刻递辞织信。校祭音乐节就快要举行了,想起音乐部那班成员心中不免隐隐作痛,但是若要成为那班人的性奴,她宁愿失去教师之职。 中途退职对一位教师来说是极之不负责任的举动,再次进入其他学校的话名声也不会好,而她亦不打算再在外面教会,大概会去教小孩子弹钢琴吧。 红雪到校长室去说想早退,并且说出要辞职的要求,这消息使校长吓了一跳。晚上校长给她,叫她再考虑清楚才说,还说若果不留在学校的话,他便会失去一个好帮手。 而教育委员会亦给她电话,说对教育界来说是一大损失等等。在校长询问她辞职的理由时,她不敢说出高格的名字,既然要退职了,就要保留最后的自尊,对那班人的刺激及照片的事,只是感到讨厌而已。 第二天就更麻烦了,学生们很多都打电话到她家中,要求她不要辞职,要她快些复课,而同僚们除了致电外,更有直接到她家商讨的人,而音乐部的成员更在她门口哭泣起来。 红雪心中起了很大的波动,现在才明白到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而且很奇怪,那天在班上的脱衣节目并没有在学校内流传开来。 那五年e班的学生更打电话来,叫她快些去看医生,在这样热的天气很容易会病的。更透露说高格真的是喜欢她,故此才在上课中时常打扰,听到你不再来上课的时候,立刻沉寂下来了等等。故此,二天之后,红雪开始动摇起来。 但是,虽然每人都在鼓励她,但这并不是一个人可以解决得来的问题,身体的体力渐渐复苏,再一次努力的感觉又回来了。 第二天的深夜,使红雪辞职的罪魅祸首,高格终於打电话来了,她以为高格会恐吓她,所以声音很微弱。 「老师真坏啊,我们这么需要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已反省过了,绝对不会向校长说些甚么的。」 「我┅┅也没有向校长提及你们的事。」为了不要使他们误解她告密,只有解释清楚。 「呼,我知道的,大概是班上有人告密吧,但算了,是我们不对,那老师,不要辞职吧,我们全部人都是你的拥护者,我们不会再次要胁你了。」 完全不同的态度使红雪感到迷惘起来,不能下判断他的说话能否相信。唯一的办法就是再探索一下。 「我┅┅还破坏约定,你不怒吗?」 「啊,是关於昨天叫你去仓库的事吗?」意外地高格十分坦白地说出这件事。 「事实上是想请你听我们刚组合成的乐队歌,因为还唱得不好,文化祭时又需要演出,很配嘛,所以想请你给我们指导一下。」 「真的?」她感到十分好奇。 「是真的啊。」 「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 「算了罢,我们因为太着急,所以在写信时词不达意,而且当时正气在头上,所以胡乱写出来,并不是认真的,关於那些照片,当没发生过吧。」听高格的口气,一点也不似说谎。 红雪心想难道误会了他们吗?想到这儿只觉鼻头一酸。 「我们不是想威胁你,只是做了傻事而令人辞职很过意不去,老师你快些回来上课吧,那约定明天见好吗?」 「明天?」 「是啊,跟我们喝杯茶吧。」 第二天的黄昏,她照约定到指定的餐厅去,就照约定一样,他们将照片的底片交还给她,他们在她面前将底片烧了,而红雪亦相信了他们。 就这样,红雪的勇气倍增,觉得来了真好,烦恼一扫而空,校长叫她在一周内给他一个答覆,那她也决定明天回校上课了。 他们更在一张纸上,写着自己如何后悔对红雪开玩笑,而且发誓以后不再开这种玩笑,三人更在信未签上自己的名字。 红雪忍不住想哭起来,他们竟然会写下这种悔过书,心中免不了对高格有些赞许。而且他一改以往作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在红雪面前吃烟,而且连坐着也是直着腰,一张严肃模样。 「我们只是一些粗人,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故此做些无意思的事,就请你原谅我们吧。」 红雪听到他这番说话笑了出来。叫他们不用担心,她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现在她明白到学校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坏,心中那丝不安已开始消失了,同时对自己无端端地害怕自己的学生而感到愚悔。 跟着高格提出不如喝一杯庆祝双方之间的谅解,红雪起初不肯,但敌不过高格再三要求,而且他答应红雪真的只喝一杯便算,故此,她便跟他们一起去了。 一杯喝完后,红雪经不起他们的再三要求便再多喝一杯,突然一阵睡意侵向她。 「没有女人能逃得过我的手掌的。」原来那间店的老板也是他们的一伙。他站在吧台内向着他们微笑。 那买入咨意地将手放进她的衣服内抚摸,还一边高兴的喧哔着。 「哇,真的是一个好女人,看不出已廿九岁呢。」他们用淫猥的眼光望着她。她还是穿着很正统的衣服,白恤衫粉红裙子,一看便知是一个正派的老师。」 「一看便知龙与凤了,但骨子里却不同」 「你明白吗?老板?」 「当然啦!我比你更有欣赏女人的目光!」 这儿是高格他们的总部,已有十人以上的女孩在这地方失身了,老板的房间就在店铺后面,他们的手法是将女孩子灌醉后,拉到后面的房间加以强奸,而对於那些不喝酒的女孩,则设法哄骗她们到此,然后强行拉到后面的房子里再进行强奸,他们通常都是利用这间铺子来进行这样的勾当。 就算是尹爱,最初也是在这店子后的房间内被他们轮奸的,原因是这免的老板看来很像是正派的人,长发时常蓄在脑后,嘴角永远挂箸笑容,不知道原来他是一个黑社会的人。 就算是红雪来到店子的时候,见到店内的格局也禁不住赞叹起来,那时高格已知道她的计划成功了。 「好了,将她抬进去吧。」后面房间传来了保罗的声音,当他见到红雪睡着了的样子时,开心得高呼起来。 「没时间了,快些抬她进去。」对於扶一个睡着了的人进房是一件极之困难的事,通道又窄,好在有身形高大的永雄,很快便能将地抬了进房内。 那是一间百多大的房子,房间内铺了一张被子,巳不知有多少女孩在上面哭过了,墙角还放着一些绳子以及电动阳具等玩意。 「这地方真方便。」高格怏怏地说,他们是要将红雪的样子摄下来,所以一早便预备了照相机等工具。 「嘻嘻,你要多谢我们啊,这计划是我们想出来的呢。」 「那需不需要用血来还给你们啊!」 「年纪虽然成熟,却不会看人。」高格用脚踢一下睡在地上的红雪。 「哈哈,但这也不错啊!」 永雄及保罗望着躺在地板的红雪,想起那天她在课室的样子,不禁心中痒痒的。 「真忍受不了,这么成熟的肉体。」 「不要多说话了,将裙子脱下来吧。」 「那我先来了。」保罗急不及待地将红雪的恤衫除下来,其他两人紧张得口乾起来胸前的扣子除开后,露出她那身雪白的肌肤,乳罩是粉红色的半杯式,乳沟深深地现出来,十分之引人入胜。 「真棒,今天没有白干了。」 「跟高格一起真没有错。」 望着那高高隆起的肉球,三人禁不住吞了一下口水,永雄禁不住伸手将那肉团握实。胸罩将肉团迫在一起,使那种感觉十分弹手。 「真棒,这女人十分正点。」 「给我试一下。」保罗也禁不住要摸。 二个男孩争先恐后地搓揉那两团肉。六只手不停在身上抚摸,淡红色的乳头已硬了起来。 高格望望腕表,安睡药的时间大概能维持一小时,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不要再乱来了,快些脱光她吧,快些忍耐一下,你们今天休息一下不用辛苦,明白吗?」 通常他们都会将猎获物平均分配,但是今次高格却要将她据为己有,因为这是一件高级物品,故此高格先要享受,而且他是他们之中的头子,其他两人虽然心心不愤,但却唯有忍耐下来,不作甚么反对。 高格不待他们说甚么,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永雄虽不服气,但仍然喘着浓重的气息,替红雪脱衣服。 他将红雪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直至一件不剩,红雪的身体比想像中还要丰满。在他们的眼中,比尹爱的身体更加可爱。 闭着眼睛的红雪做梦也想不到会被这班不良份子抱了。 她的胸部虽然比尹爱的小,但形状看起来很漂亮,刚好一掌之满,那是高格最喜爱的形象,他从后伸手在双峰上的红梅上搓揉着,保罗将她的头发放下,那头长发像黑绢一样地散在肩头,高格看见这情景已经兴奋起来,肉棒膨胀得跳。 那些男孩的视线全都落在她的下半身上。永雄更忍不住伸手按下去,红雪的纤腰只有廿三,看起来很脆弱似的,腰部跟屁股却形成一条流线型的美态。 高格对她的印象最深了,脱下衣服的她与有衣服是两个人一样,对着这具美丽的胴体,任何人都会垂涎三尺,而两腿之间的中心部份,任何男人都会想进入去。 「快些,没时间了。」计一计时间已过了卅分钟,剩馀的时间不多了。看红雪的样子,不能说是强奸,只能说是和奸。 高格因为心中对红雪有一份内疚,故此,不准其他将她轮奸。他只许他们用手去摸,这也使红雪面颊通红起来。保罗更将头埋在她两腿之间琛深地闻她的味道。永雄更用舌头去舐,他们用手紧握着她的乳房,鼻子则不停在她的下体乱嗅。红雪虽然睡着,但也给刺激得连声呻吟。 「她很敏感呢,下面的小肉粒也硬起来了。」 「哇,这家伙竟然湿得漏出来呢。」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