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色片

人间风月之性交教育全69c


首先我得承认我是个色鬼,是个不折不扣的色鬼。

早在幼稚园时代我就开始不停的玩弄我的小鸡鸡,尽管那与色情的臆想无关。

上了小学后,我继续这个课余爱好,锲而不舍。但和肉体上的成熟相反,在思想方面我却还近乎于白痴,当然我指得是关于那个方面的,因我在手淫的时候基本上不往女人方面想,原因是根本就不知道男人和女人脱光了以后会干些什么,而我的想象力也没有达到如现在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当时连亲嘴都没见过。

这种精神生活极度贫乏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我看那卷a片为止,那卷结束我纯洁的童真的a片啊~~55555~~~~托老爹的福,早在八五年我就享受到各种高科技带给我的乐趣。老爹属于体育界的元老级人物,为国家取得过不少荣誉,同时也给家里带来不少好处,在每次出国比赛的时候他都多少带几件外国原厂电器,到我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包括组合音响(还是先锋呢!)在内的一系列电器,其中就有给我的人生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放像机。这玩意儿当时都叫录像机,尽管它并不能录影。

一个周六,我趁父母不在,召集了几个同学来家里玩,正玩得高兴,楼下的李哥意外的摸来了,这家伙当时正上初中。

知道我家没大人,他直起了腰,在书包里捣鼓了半天,最后掏出了一盘录影带,冲着我们这帮小鬼晃了晃:“今天叫你们看看资本主义的糜烂生活是什么样子!”说完飞快的脱下他那双臭哄哄的回力鞋,一个箭步冲进客厅蹲在电视前弄了好一会然后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回头招呼我们:“来来来,都离近点看!”

雪花斑闪得让人头晕,忽然一对雪白的大奶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萤幕上。

“啊!”大家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

随着镜头的拉远,一个更让人震惊的场面出现了,那对大乳房的主人,一个金发的女人正疯狂的撕咬着一根白色的粗大的棍子,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那根棍子的顶端(龟头)从那洋女人的口中露出来我才意识到那是根阴茎,说得粗俗点就是鸡巴,此时别人也都看出来了,虽然没人说话,但从他们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来此刻大家都在想同一个问题:那玩意儿能吃?

还没等我研究明白,那女人已经起身蹲到了那根阴茎的上方,然后狠狠的坐了下去,口中还发出一声尖叫,接着男女生殖器官交错的特写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白晃晃的阴部上的一条肉沟里插着一根粗壮的肉棍子!

晕晕乎乎的看着,直到那男的将龟头捅到女的嘴里喷出一股股白浆我才发现有东西从我的嘴里流出来,我忙抹了一把,是口水。我偷偷看了看别人,呵呵,包括李哥在内嘴角都有一道亮精精的东西挂着,有的还正在往下淌……我甩掉杂念接着投入到剧情之中……那a片是有剧情的,但可惜讲的什内容我现在已经忘了,只是记男男女女花样翻新的纠缠喊叫,直到最后……虽然这部a片带给我的震撼很大,但却没有改变我的思想,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偶而会想起来,不带色情的想,但我还是坚持不懈的手淫。

这种不带幻想的干巴巴的手淫活动一直持续到初中,那时我已经进入青春期,开始发育了,,用手遮住图下的注解,指着子宫问我:“这是啥?”

“子宫。”

她点点头:“那这个呢?”

“输卵管……那个是卵巢。”

“挺厉害啊。”她拍了我一下又接着问:“知道这个不?”

我看了一眼她指的地方:“是阴道……高芳,问你件事儿……”

她把挡在图解上面的小手拿开:“行啊,还真都会啊…呃,你要问什么?”

我挠挠头说:“你来初潮了没有?”

“你问这个干嘛?”她白了我一眼。

“我看书上说到了咱们这个岁数一般女的都来月经……你还没来?”

“谁说我没来。”

“啥时候来的?”

“上个月。”

我一听高兴起来:“我也是上个月才遗精。”(需要解释一下,我虽然早就可以制造精液,但遗精确实是第一次)高芳眨了眨大眼睛:“什么是遗精?也出血?”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