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色片

【豪门疯狂淫乱】【完】d44

谢文杰也想张咏梅是他的老师和母亲的好友,如果她对母亲说自己对她的无礼,母亲一定痛骂他,他很爱他的母亲,因小时父母离婚,他是和母亲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满脑子是想与不想的交战,根本无心钉钉子。

突然,谢文杰大叫一声,拇指上传来一阵剧痛,把他从思想上回过神来,原来拇指被锤子打着,他抛下锤子,用手拿着痛处并走下矮凳坐在旁边的桌面上。

在谢文杰叫的时候,张咏梅已望向他,见他很痛苦,于是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拿过他的拇指一看,大半个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并向指甲吹几吹,说:

"痛不痛?如果给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骂我叫你来帮我搬东西。"张咏梅一边说着一边吹气。

谢文杰感到一阵暖烘烘的热气吹在指上没有这么痛,他望着她正在吹着气,望低一点,那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因呼吸及吹气而起伏着,他想把眼光移开,但眼睛好像不向自己指挥,望在她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上,他的大鸡巴又竖起来了。

谢文杰竖起的大鸡巴头刚好顶在她那微微凸起的大肥屄上,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把大肥屄向前挺进压住他的大鸡巴。

谢文杰感到软绵绵的,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和热气自大鸡巴传向全身,他兴奋极了,大鸡巴又胀硬了许多。

张咏梅抬起头看他一眼,他也在看着她,两人相对脸红、微笑。

谢文杰的右手伸到张咏梅背后把她抱向自己,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压在胸膛上,感觉难于形容。

谢文杰自张咏梅口中拔出拇指并伸到她的颈后拿住,伸头过去与她口对口吻着,他们来个法国式热吻。

一边吻着,谢文杰的左右手又伸到张咏梅的背心里解开了乳罩,双手放回胸前揉搓着肥硕巨大的双乳,拇指和食指还捏弄着乳头。

因大鸡巴的涨痛,谢文杰不断顶着张咏梅的大肥屄,不知不觉龟头把两块布顶入裂缝中,她的淫水已流出来了,虽隔着两层布,但一样贴在他的龟头上。

谢文杰感到好舒服,就快要射了,他加速地往后又往前顶,张咏梅也知他要射了,也扭动着肥胖宽大的巨臀来,他感到腰部一凉,一股童子精射了。

谢文杰虽射了但大鸡巴还像刚才一样硬,龟头顶在她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里。

他们接着吻,但他的双手还玩着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她在他耳边说抱她到床。

“文杰!阿姨受不了啦,阿姨要你的大鸡巴插……插阿姨的……肥屄,乖!不要再挖了,快!快!阿姨……等……等不及了!阿姨的大骚屄……痒死了……用你的大鸡巴大鸡巴……大鸡巴烂阿姨的大肥屄……”

谢文杰抱着张咏梅走向床,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大鸡巴还一直顶着大肥屄,她的双手也抱紧他的肩膀,他的双手一样在背心里揉搓着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

当他们来床边,谢文杰把张咏梅放在床上,他急忙除掉自己的运动裤,大鸡巴高高地向上竖起并一跳一跳的。

张咏梅也正在除下背心,两只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挂在胸前,完全没有下垂的迹像,在乳房中竖起两粒深红的大提子,好看极了。

谢文杰爬上床坐在张咏梅双腿旁并把她的内裤除掉,眼前一亮,他终于看到真正的大肥屄(以前只在A片和A书中见到),一阵淫水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里,又香又腥。

谢文杰看到张咏梅的整个大骚屄,她的大骚屄比他在A片和A书中看到的女人的大骚屄生高了许多。

又密又黑的屄毛只生在阴阜的小丘上,大屄唇已分开露出红红的大肥屄唇和花生粒的大肥屄核,淫水正源源不断流出来,把大肥屄唇和屄毛都弄湿了。

谢文杰伸手过去捏揉着屄核,同时也挖着大骚屄,淫水流出更多。

谢文杰把头伏在张咏梅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上,用口含住乳头吸吮着并轻轻的咬,有时舔下乳晕整个乳房,手也抓住另外一个乳房,捏、揉、搓着,她发出快乐的呻吟:

“啊……阿杰,肏我……嗯……肏我……阿杰,把我糟塌得不成人形……要玩要弄……由得你了……肏我……最好把我肏死……嗯……我是你的玩物……嗯……我什么都不要呀……只要你的大鸡巴……能插入我的骚屄……哦……”

张咏梅的手伸过来拿住大鸡巴套动着,还用指甲轻轻地刮着龟头。

他忍不住了,不得不把口离开乳头低哼着,异性帮打手枪确实比他自己打手枪好得多,大鸡巴比前又硬了许多。

谢文杰坐起来并爬在张咏梅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大鸡巴对准大骚屄。

眼前的张咏梅,真是耀眼生辉,雪白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乳房、褐红色的大奶头、暗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阴阜,尤其那一大片屄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大肥屄。

谢文杰用双手拨开修长的粉腿,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大屄唇呈艳红色,大肥屄唇呈鲜红色,大屄唇两边长满了浓黑的屄毛,一粒屄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肥胖宽大的巨臀是又肥又大。

看得谢文杰欲焰高张,一条大鸡巴更是膨胀到极点。

张咏梅的一双媚眼也死盯着谢文杰的大鸡巴看个不停,啊!好长、好粗的大鸡巴,尤其那个龟头像鸡蛋那么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大肥屄里的淫水不由自主地又流了出来。

谢文杰也想不到,张咏梅脱光衣服的胴体是那么样的美艳,都四十岁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材保养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艳福不浅。

谢文杰低下头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红色的大屄核,又舔、又吸、又咬,双手伸上抓住两颗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又摸、又揉,感觉两个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软绵绵的、滑溜溜的,还带有弹性。

张咏梅被摸揉得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痒,肥屄被舔得把巨型肥屁股左摇右摆,麻痒欲死,淫水直流,口里淫声浪调娇喘叫道:

谢文杰并不急插入去,只用龟头在大骚屄口摩擦着,她不断地扭动着和往上顶着肥胖宽大的巨臀,说:

"里面好痒,好阿杰,快插入同梅姨上止痒嘛。梅姨实在受……受不了啦……别再舔了……梅姨要……要你的大鸡巴……肏我的骚屄……"

谢文杰也不想太为难她,腰部用力一挺,大鸡巴入了1∕3,她的大骚屄紧得有如处女,肉壁紧紧包住大鸡巴,暖暖的但有点痛,但他忍住。

过了一会,张咏梅不痛了,叫他插入试试,他又插入少许,她只是皱一下眉头,没叫痛。

他大胆地大力插入全根,龟头顶在花心上,她又皱一皱眉头叫了声"啊!"并用腿缠住他的腰。

“梅姨……好美艳的大骚货……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骚的象个骚婊子……我操你的大骚屄……”

他微微抽插着,淫水又多了,在淫水的涧滑下,大骚屄没刚才这么紧了,大鸡巴抽插起来的动作快了,她也放开缠住他的腰的腿,他照着从A书和A片学来的知识,用九浅一深和八浅二深的插法,把她插得呻吟不断:

“哦……阿杰……梅姨美死了……用力大鸡巴……哦……好舒服……唔……骚梅姨快爽死了……你的大肉棒太厉害了,肏得梅姨快爽死了!喔……梅姨是荡妇……是臭婊子……啊……用力大鸡巴……肏死梅姨……呀……快用力肏……肏死你淫贱的梅姨……哦……阿杰喜不喜欢梅姨淫贱啊……喔……”

张咏梅大力扭动肥胖宽大的巨臀,并用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着,他知道她要快泄了,就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大骚屄里面,然后大力插入,飞快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她叫得更大声。

谢文杰搂紧梅姨,急如暴雨,快速异常地猛烈抽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直抵屄心。

这时,张咏梅疯狂地扭动着肥胖宽大的巨臀,迎合谢文杰有力的冲击,同时浪声大叫:

“啊……喔……大鸡巴文杰……你的鸡巴好大……好胀……好烫……肏得我好爽……好酸……好舒服……哎呀……好爽啊……用力……肏吧……啊……肏死我……你把我奸死了……喔……”

谢文杰也感觉到她骚屄里面的阴壁肉肥而紧凑,将鸡巴紧紧包住,那种又紧又暖的感觉,实非笔墨可以形容。他一面用力抽送,一面喘气如牛:

“梅姨……我……这样肏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

张咏梅连连点头,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尽量地往上顶,同时扭摆着肥胖的大屁股,娇喘呼呼:

“好文杰……大鸡巴文杰……你真会玩……好会肏……哎唷……你会……玩死……梅姨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

”文杰……小心肝……你的大鸡巴头……碰到人家的大肥屄心了……梅姨……好美……好舒服……好爽快……你……快肏……快……”

她口中淫声浪语,刺激得谢文杰爆发了男人的野性,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猛力地开始抽插了。

”哎呀……亲丈夫……谢文杰……宝贝……梅姨的小心肝……我可让你……肏死了……呀……又碰到……我的……屄心……了……”

她将谢文杰搂得死紧,梦呓般的呻吟着、浪叫着,柳腰款摆,巨型肥屁股猛摇,又抬又挺的使大肥屄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更紧凑,而更增加快感,其大肥屄底端之屄心,一收一放的吸吮着大龟头。

谢文杰也是舒服得要死,他是越抽越快、越肏越猛,他已肏出了滋味,大叫:

“梅姨……你的骚屄好美妙……肏得好爽……”

“你真厉害……肏得真够味……肏得我……爽死了……心肝……啊……你的鸡巴……又热……又硬……又粗……又长……我舒服透……透顶了……我的骨头……都酥散了……我又要……泄了……”

张咏梅紧抱着谢文杰,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不停扭转、挺送,配合心爱人儿的抽插。

“啊……爽死了……哎呀!顶死人的宝贝……狠心的小冤家唷……啊……啊……你……肏死……梅姨了……啊……喔……小心肝……梅姨……我要……丢……喔……丢给大鸡巴……文杰……了!”张咏梅说完,就一泄如注了。

一股热流冲击着谢文杰的大鸡巴,他感到全身就像要爆炸似的:

“梅姨……你的大肥屄真美……真美,我也要射了……呀……美死了……射了……”

双双泄身后,两人都如烂泥一样地瘫痪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谢文杰先醒,想到刚才那种既甜蜜又舒畅的感受,他不禁轻吻了梅姨好几下。

“嗯!”

“梅姨,你醒了?看你刚才被我肏的骚样,真是个大骚货,你的大肥屄操起来真是爽啊。”

张咏梅娇羞羞地答:

“嗯……文杰。别说了,羞死梅姨了,你的大鸡巴肏的梅姨的大肥屄心子都骚痒了……梅姨都四十几岁都吃不消你的大鸡巴,年轻人就是能操。”

想起了刚才和他那缠绵缱绻的舍死忘生的肉搏战,尤其他那粗长硕大的阳具插入屄内时,使自己尝到如此爽心适意的偷情的滋味,张咏梅情不自禁地抱着谢文杰热烈地亲吻着,谢文杰也搂紧她猛舐猛吻,两人吻得差点窒息才松开对方。

张咏梅猛地喘了几口大气,娇声嗲气说道:

“文杰,我的小宝贝!你真厉害,真会肏,梅姨差点让你给肏死了。”

两人搂抱在一起轻轻地细语着。

“好梅姨,你刚才那么骚荡,我爱死你了。你的屁股肥胖得流油……骑在后面操就是爽……我操的够爽吧……这些大骚货操起来就是比那些少女爽……屄肥臀厚……工夫又好……”谢文杰捏着她的乳头,调皮地说。

“讨厌!人家不来了……说真的,我还怕你嫌我年老色衰……而不理我!”她满脸都羞红了。

“谁敢说你老,像你生得这样美艳如花、风情万千的美娇娘,简直是人间难求一见的尤物啊!”

谢文杰将张咏梅双腿拨开,提起大鸡巴对准大肥屄一肏到底,龟头碰到子宫口。

谢文杰开始猛烈抽插,用力撞着张咏梅的阴屄,屄毛和屄毛摩擦,发出淫猥的声音。

谢文杰双手揪住张咏梅肥大的乳房,揉挤按捏,大鸡巴在张咏梅的大骚屄里“噗哧,噗哧”不住加力抽插,下下到底,龟头连连猛戳张咏梅的子宫顶部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http://35766.info。

张咏梅想到这里,胴体像大蟒蛇似的翻踊折腾,肥胖宽大的巨臀不住扭摇,两条大腿自动地分开,盘在谢文杰腰际,使那咀含着粗鸡巴的大肥屄口更满突出来,屄心的距离缩近了。

谢文杰按着张咏梅丰硕的乳房,用力揉捏着,感到掌心包裹中的两块肉团绵软地来回滑动,有股异乎寻常的舒服,骑马一般横跨在张咏梅的小腹上面(说他是整个坐在张咏梅柔润丰满的胴体上也不过份),大鸡巴拼力的往张咏梅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里塞。

“好胀呀!操你妈的……肏梅姨也不先说一声……想肏烂阿姨的大肥屄啊……啊……太好了!儿子……你肏得阿姨好爽……”

张咏梅扭动肥胖宽大的巨臀配合谢文杰。每当龟头碰撞到子宫口,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便产生电流般的快感,谢文杰产生和亲妈妈性交的错觉,本能地加快抽插的速度。

“小心肝……阿姨又被你惹得发浪了……真要变成荡妇了……给你肏死好了……我的宝贝……用力的肏吧……呀……碰得我的花心……好舒服……阿姨要上天了……哎呀……我的好乖乖……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我的大肥屄会被你弄破的……哎呀……轻点肏……好嘛……要命的宝贝……阿姨好舒服……好痛快啊……”

张咏梅也抱住谢文杰的屁股,猛烈挺摆享受快感媚眼迷离,香舌舔着自己发肏的嘴唇,口水流的到处都是,双手疯狂的揉着自己涨的象皮球似的肥大的乳房。

在谢文杰大鸡巴的进攻下肥胖宽大的巨臀不停的抖动,浑圆鼓涨的肥臀也一挺一挺的配合着谢文杰:

“唔……亲……乖儿子……加快点……用力肏……哎呀!痒死了……好……好……对……对……就这样……好痛快呀……亲乖儿子……你的鸡巴太美了……啊……阿姨的骚屄……被你肏烂了……受不了了……好……快活死了……爽死了……哎呀……乖儿子……用力肏……用力肏……啊……啊……”

这时张咏梅淫荡地上下抬降着肥胖宽大的巨臀,配合着谢文杰的抽插:

“宝贝……好舒服呀……哎唷……阿姨的宝贝……你肏得阿姨爽死了……我升天了……啊……用力肏……啊……美死了……喔……我的乖乖……我好舒服……要死了……啊……啊……阿姨要……要泄……要泄给……我的好文杰了……啊……啊……”

张咏梅的淫水不断地从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里泄出来,“噗!噗!”喷得谢文杰的屄毛上都是。

谢文杰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张咏梅欲仙欲死,不住淫叫着:

“唷……哎唷……啊……肏死阿姨……阿姨快死了……啊……啊……好深……文杰……啊……爽死了……文杰的大鸡巴肏阿姨的骚屄……骚屄好爽……喔……呀……呀……丢……丢了……”

张咏梅痛快得简直发狂了,猛烈地摇头浪叫,终于达到了最高潮,一次再一次的泄了。

强烈的高潮,使得她肥胖宽大的巨臀更高高挺起,下体一阵抽搐后,跌落在床上,人也不禁地阵阵颤抖,床单上湿了一大片,人像陷入休克了……

突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谢文杰感到好舒服,同时腰部一酸一凉,一大股阳精也射入她的花心。

他俩喘着气躺在床上拥抱着并互相爱抚,谈笑着。

"梅姨,你好飘亮啊,身材好FIT,两只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下面的大肥屄又紧又湿,夹得大鸡巴好舒服。"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搓揉着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

"小杰,梅姨已经上了年纪,身材有些走样了,没以前这么好。你的大鸡巴不因你的年龄的比例而言,比有些大人还大还长。"

她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握着松软的大鸡巴套弄着,他的大鸡巴在她的努力下,又开始逐渐变硬了。

他伸头过去用口吻着她的脸胧、耳根,最后他们来个法国热吻,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

他的双手一直搓揉着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他感到她的乳头变硬了。他开始从颈吻下去,停在乳房上,再由乳边吻上乳头,用牙齿轻咬着、和用舌头舔着,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她呻吟起来了,"嗯……嗯……"地叫着,手更加用心套弄,还用手指甲轻轻地撩刮着龟头。

他的双手离开乳房伸下去到她的大肥屄,整个部阴全湿了,淫水又再流出来,屄核也竖起来了,他用两个手指捏住并轻轻搓着。同时,用两只手指插入大骚屄并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她的呻吟声又大了:"嗯嗯嗯……嗯嗯、喔喔喔……"肥胖宽大的巨臀不断地扭着、挺着,"里面好痒啊……嗯嗯……插入点……我要大鸡巴……"她说着,并手用力拉他已经有80%硬的大鸡巴去她的阴屄处。

他大声叫痛,拍打她的手力并说:"要操,大鸡巴还未硬啊!"

他跪起身子,爬过向她的头部用手拿住放在她的口边说:"你要FUCK,先同我吹硬它。"

她张开口把整个龟头含住,用牙齿轻轻咬乱着,并吐出舌尖舔着马眼和吸吮起来,再含入整支大鸡巴子,还用舌头缠住大鸡巴磨着,不断重覆着刚才的动作。

她的吹功非常好,大鸡巴已经硬到发痛了,他呻吟起来:"梅姨,你舔得我很舒服,我硬了。"

她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把大鸡巴吐出并推倒他躺在床上,她跨在他的两腿间,用手扶住大鸡巴对准阴屄然后坐下去,但只入了龟头,其它的还在外面,很困难入去,因她的大肥屄长得比正常人为高,所以她把身子向前伏在他的身上。

张咏梅坐起来,跨越在文杰的腰部,扶正大鸡巴对准屄嘴,慢慢的将肥胖滚圆的大屁股往下沈。

张咏梅一咬牙,肥胖宽大的巨臀用力往下一坐,大肥屄张开血盘大口,把文杰的大鸡巴吞进自己的大肥屄里面。

只见文杰的大鸡巴一步一步的被吞没到张咏梅的体内,同时张咏梅的脸上浮出淫荡的笑容,嘴巴嗯啊的呻吟,整根大鸡巴没入后,张咏梅上下移动肥胖滚圆的大屁股抽插着文杰的大鸡巴。

这样,她微微一用力坐下,他也用劲向上一挺,整根大鸡巴就入去了,她马上急不待地一上一下操着,他也向上挺着臀部来帮她。

谢文杰抱住梅姨肥胖宽大的巨臀,一边亲吻着梅姨的樱唇,一边对着梅姨的大肥屄抽插,大龟头顶着梅姨的大肥屄心研磨,直爽的张咏梅骚叫连连。

“啊……啊……文杰……啊……喔……梅姨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喔……大肥屄操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喔……”

淫水多得顺着他的肥胖宽大的巨臀流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张咏梅这大骚货妖冶的一笑,抱住文杰,肥胖宽大的巨臀疯狂的上下颠簸起伏,大肥屄含住文杰的大鸡巴交媾,屄心被文杰的大龟头顶的大肥屄心淫水直流。

张咏梅此时更加风骚淫荡,她一手抱住文杰,一手在自己肥胖宽大的巨臀上一拍,象一匹发情的母马一样在文杰的身上奔驰。

谢文杰抱住梅姨肥胖宽大的巨臀,大鸡巴直挺挺的插进梅姨黑糊糊的大肥屄里面,龟头顶住梅姨的大肥屄心研磨。

“用力咬我的大鸡巴啊……大骚货……想不到阿姨的大肥屄都用了三十年了,还这么肥嫩软滑……操啊,阿姨的大屁股好肥胖啊……我操……”

谢文杰扒开梅姨黑糊糊的屄毛。露出两人的生殖器,之间自己的大鸡巴粗硬,直挺挺的插在梅姨的大肥屄中。

张咏梅骑在文杰身上,肥胖宽大的巨臀不停耸动,她那肥嫩的大肥屄被文杰的大鸡巴肏的翻卷起来,露出里面红润肥嫩的大肥屄肉,他每一次进入都带来极大的快感

“哦……操……操……肏死你……肏死你……梅姨……你的骚屄……太妙了……你个淫妇……贱货……肏死你……啊……”

张咏梅骑在文杰身上,象个勇敢的女骑士,叉开肥白的大肉腿,肥胖宽大的巨臀压在文杰身上,胯间那只肥嫩的大肥屄张开血盆大口,咬住文杰的大鸡巴尽情享受。

张咏梅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娇艳风骚,性欲超人,玉手抓住文杰的大鸡巴,巨无霸般肥胖宽大的巨臀频频往下坐,咬住文杰的大鸡巴吞吐。

谢文杰抱住梅姨肥胖宽大的巨臀,大鸡巴象把肉犁插在梅姨肥嫩的大肥屄中努力耕耘,翻起一片肥沃的流油的嫩肉。

张咏梅羞红着脸,样子显得更娇美了。她的双手使劲抱着文杰的肩膀,以肉棒交媾的地方为中心,上下起伏着肥胖宽大的巨臀,同时不停地左右舞动纤细柔美的腰肢。

“啊……我的好文杰……啊……文杰的鸡巴好粗……好长……哦……用力的操……啊……肏死梅姨……啊……宝贝……快点……快啊……我好爽……大肥屄好爽啊……天啊……爽死了……啊……我要死了……好舒服呀……文杰……哦……快……在快点……啊……用力操……用力插……插的梅姨好舒服……梅姨要死了……哦……梅姨……要被插死了……啊……梅姨不行了……梅姨要泄了……哦……文杰……快……”

张咏梅忍不住地娇哼着,巨大的肉棒像是被强迫挤进大肥屄里,胀满的感觉爽得她花枝乱颤,她大力地套动着,完全沈醉在性爱的欢娱中。

谢文杰也闭起双目,享受着肉棒和梅姨柔软的肉壁有节奏摩擦时的甜美感觉。

“我的亲梅姨……亲太太……我好舒服……加重一点力……加快点……你的大肥屄真棒……套得我的大鸡巴……真爽……快旋……旋动你的大屁股……对…… 对了……就是这样磨我的鸡巴头……”谢文杰温柔地吻着梅姨。

像是受到文杰的鼓励,张咏梅趴在文杰的身上,更猛烈地摇动肥胖宽大的巨臀。

“小心肝……梅姨又被你惹得发浪了……真要变成荡妇了……给你肏死好了 ……我的文杰……用力的肏吧……呀……碰得我的花心好……好舒服……梅姨……要上天了……哎呀……哦……泄死我了……我的好乖乖……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我的大肥屄……会被你弄破的……哎呀……轻点肏……好嘛……要命的……文杰……梅姨……好舒服……好痛快……啊……我又要……泄……泄了”

淫荡的女人很快就达到高潮,肥胖宽大的巨臀不住地颤抖。

谢文杰却一点也没有想结束的意思,反而越战越勇,他双手抓住梅姨肥胖宽大的巨臀,就这样把梅姨的身体抬起来。

张咏梅配合的抱紧文杰的脖子,双脚交缠在文杰的背上。

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知她没力了,就把她放倒在床上和把两腿搁在肩上,用手握住大鸡巴在洞口磨着,有时还压着充血的大肥屄核。

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肥胖宽大的巨臀不断地扭动着向上挺,口中不断发出呻吟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阿杰不要玩了、梅姨、里面好痒啊嗯嗯……喔喔喔……快点把大鸡巴插入帮梅姨止止痒吧。”

他收起玩弄的心,把大鸡巴对准目标用力一挺,大鸡巴入了一半,再一挺便全根没入大骚屄中,她吐出欢愉的叫声。

他迅速地抽动大鸡巴在大骚屄一进一出,在大量淫水的涧滑下,抽棒起来更加快了。

他低头看一看,大鸡巴的插入把整个大肥屄凹了下去,抽出时把血红的大肥屄唇露了出来。

他飞快地做着活塞运动,她不断地挺着肥胖宽大的巨臀向上配合他的抽插,还呻吟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阿杰……喔喔喔……”

她的头不断地摇摆着,汗水把头发弄湿了并满头乱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插得我要好……舒服啊……我要升天了……泄了……"

他知她又要快泄了,更加快速地和大力地抽插着。

一会儿,他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因泄身而昏过去,他并没有因她的昏迷而停止抽插,反而抽插得又快又大力。她在他的抽插下醒过来,又呻吟起来:

“哎……哎唷……大鸡巴哥哥……对了……对了……老公……就这样……就是这样……哎唷……哟……插死阿姨了……啊……啊……阿姨爽死了……喔……喔……老娘……爱死……亲老公大鸡巴……哥哥……哎……喂……爽……爽死了……哦……”

他见这姿势用过了,是时候要变换一下。他走下床去,并把她的肥胖宽大的巨臀拖到床边,来一个老汉推车,用手拿住大鸡巴,对准阴屄用力插入,双手时而拿住她的双脚、时而伸到前面玩弄乳房,她的双脚勾住他的下腰,他又开始了抽插运动。

在约三、四百下后,她又要快泄了,肥胖宽大的巨臀挺得更快,呻吟得更大声,好像不怕别人听到:

“啊……好粗大……的……肉棒……对……就是……这样……人家要疯了…亲亲再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大力的奸死老娘吧……操死阿姨……请亲亲用……大肉棒……来奸死淫妇……好了……对……对……肏阿姨……操阿姨……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大鸡巴要快射了,他飞快地抽插几十下,一大股阳精便射入她子宫深处。

他俩喘着气舒服地拥抱对方,四目相交,笑了。但他看到她的眼中有泪,他关心地问:"梅姨,什么事?是不是我不解温柔弄痛了你?对不起。"

她又笑又哭地说:"阿杰,不关你事,是梅姨自己一时想起这五、六年来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快乐和舒服。为什么不好像你妈一样早点结婚生仔,这时不是有个儿子像你这么大吗?自己痒的时候也有儿子用呢!我样样输给你妈,读书的时候,我没她那么漂亮和好身材,又有这么多男人追。"

他一边为她擦泪,一边说话安慰她,他也想他一定尽力把梅姨的肚子搞大。

他的双手又不安本份了,手掌握住乳房搓揉着,用口吻着她的口,舌头伸入她口中,口水也顺着舌头流进她口内,她的舌头缠住他的舌头再吃着他的口水。有时她也伸舌头过去也让他吃自己的口水。

她的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又涨大了,乳头也硬了,性欲又来了,淫水也多了,使大骚屄又开始热起来了,他那还插在大骚屄里的软软大鸡巴又开始逐渐变硬了。虽然只有一半的硬度,但他也能慢慢地抽插起来。

她想呻吟,但因口被他的口吻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手放在他的肥胖宽大的巨臀上用劲推着,想使他更加插深一点。

这时大鸡巴完全硬了,他开始疯狂的抽插,她也疯狂地叫着,如果现在不是已经四点多钟学生已经放学了,我想很多人会听到。

“呀!……我的好哥哥,你又来取我的老命呐唷……哇!……好酸喔……好麻喔……好爽喔……肥屄给你奸得好痛快哩!……呀……对!深一点、用力一点……呀!……再快啊……啊……人家好爽……要晕倒了……会……受不了……啊……天啊……亲亲操得人家爽死了……好…爽……荡妇要被……亲哥哥……玩死了……这……啊…”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又昏了过去。

因泄了几次的关系,他没觉得自己要出了,便继续抽插着。

几十下之后,她醒过来了,又开始叫床着。他拔出大鸡巴,大鸡巴因不停地运动而变得红红的,淫水粘满了整支又红又硬的棒子。大鸡巴不断地向上向下跳动着像向她挑战、问好。

他把她反转过来,俯卧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大骚屄只露出一小半,因她的大肥屄生长在前面多一点,直觉告诉他很难插入,他拿住枕头放在她肥胖宽大的巨臀下,把她的大骚屄整个顶起来,他把她的双腿分开大大的。

淫水正从阴屄流出来,他用手握住大鸡巴对准桃源洞,用劲挺了两挺便完全进入了,他抽插起来时次次都把大鸡巴抽出只留龟头在大骚屄口,然后又全根插入。

张咏梅离开文杰,张开双脚趴在床沿,肥胖宽大的巨臀往后耸起来,谢文杰移动到梅姨的背后,扶起坚硬的大阳具插入张咏梅湿润的大肥屄里,急遽快速猛烈的抽插,

“哎呀……恩……梅姨的大肥屄……啊……梅姨全身酥……酥软了……哦……哦……麻麻的……啊……水流出来了……唔……好文杰……你的大鸡巴……真会……操屄……舒服死了……啊……啊”

接着谢文杰从后面伸出双手,用力的玩弄着梅姨的巨乳和肥胖宽大的巨臀,腰部则是猛力的往前不停的用大肉棒来插操着,在梅姨的淫荡大肥屄内使劲的抽插着,而梅姨则是将双手反伸到身后,紧紧的搂住了文杰的腰来,好让文杰能更猛力的奸淫着她。

张咏梅淫浪的叫喊,此时一切的礼教人伦都只是狗屁,肉体的舒缓情欲的欢愉才是这一对母子所注目在意的。

谢文杰抱住张咏梅肥胖得流油的肥大屁股,大鸡巴对着那只黑森林中滑嫩肥厚的大骚屄,操得张咏梅的肥大屁股后面“吱吱喳喳”直响,粘滑的淫水沿着大腿往下流。

谢文杰的巨阳一抽送起来,张咏梅顿时只觉得大骚屄里面火辣辣的疼。她咬紧牙齿,娇呼起来,但是她那肥胖的肥大屁股却不听地往后挺耸。

“哦……好粗的大鸡巴…操得梅姨的大肉屄都烂了…真的吃不消了…抱住梅姨的肥屁股…哦…狠狠地操……哎唷喂!心肝宝贝,大鸡巴的乖文杰……阿姨的命!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阿……抽……肏吧……用力的……深深的肏吧……肏死你的梅姨吧……梅姨的骚水又又……出来了……喔!泄死阿姨了……”

张咏梅爽得粉脸通红,肥嫩的大肉屄夹住谢文杰的大鸡巴吞吐媾合,娇嫩的花心顶住谢文杰的大龟头吮吸。

谢文杰双手抱紧张咏梅肥大多肉的肥大屁股,粗壮的大鸡巴用力一插,直挺挺地肏进张咏梅的大肉屄中,大龟头一下顶中了张咏梅的花心。

张咏梅在谢文杰凶猛的冲杀下,兴奋地扭动着肥胖丰腴的肥大屁股只叫爽快,那只肥得流油的肥大屁股扭得象个磨盘一样,大肉屄夹住谢文杰的大鸡巴往后猛挺。

张咏梅蹶着肥胖宽大的巨臀,任由谢文杰骑在后面凶狠地抽插,她那本已经宽大肥嫩的大肉屄淫水直流,爬满屄毛的黑糊糊的肥大骚屄又湿又滑,粘糊糊的淫水流得到处都是。

“啊……好粗大……的肉棒……人家要疯了…亲亲再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大力的奸死阿姨吧……操死阿姨……请亲亲用……大肉棒……来奸死中年淫妇……肏阿姨……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

张咏梅被谢文杰肏得肥胖宽大的巨臀狂扭,那对巨乳在胸前直晃荡。

谢文杰骑在张咏梅肥胖宽大的巨臀后面,双腿夹住她的肥大屁股,大鸡巴象根木棒一样狠狠到插进张咏梅的大肉屄中又捅又扭,粗大的大鸡巴顶住张咏梅的花心直磨,磨出一股股热豆浆来。

“梅姨……文杰的鸡巴大不大?操得你爽不爽?啊……啊……操死你,操死你!……你个骚婊子!……哦……哦……我的亲梅姨……你的大肥屄真紧……梅姨……肏死你!操死你……操烂你的贱屄!……哦!……哦……”

“哎……哎唷……大鸡巴哥哥……对了……对了……老公……就这样……就是这样……哎唷……哟……插死阿姨了……啊……阿姨爽死了……喔……喔……阿姨……爱死……亲老公大鸡巴……哥哥……哎……喂……爽……爽死了……哦……”

谢文杰从后面将张咏梅抱住,双手抓住她肥美的巨乳猛力地揉捏着,大鸡巴在张咏梅浪屄里狠狠地连续肏几十下,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张咏梅被插得大声浪叫道:

“哎呀……冤家……好宝贝……你真会操……操得阿姨……阿姨真痛快……阿姨……会插屄的好宝贝……太好了……对……阿姨是臭婊子……快呀……操死阿姨……哎呀……你操得阿姨……舒服极了……美……太美了……”

张咏梅的两片屄唇一吞一吐的,极力迎合谢文杰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沙发上乱抓,肥大屁股死命地向后挺动,配合谢文杰的插肏。

看到张咏梅那股淫荡骚浪模样,使得谢文杰更用力的插肏,插得又快又狠。

“大骚货……臭婊子……我……我要操死你……”谢文杰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张咏梅肥胖宽厚的超级肥屁股。

“对……阿姨是臭婊子……阿姨是千人插万人操的淫贱婊子……操死我这大骚货……啊……阿姨死了……哦……”张咏梅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



谢文杰把张咏梅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也不说话,猛地快速抽插起来,只听得“噗哧、噗哧”之声一声比一声快。

张咏梅顿时就感到双目一阵晕眩,嘴里“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话也说不出来了。



谢文杰毕竟年轻,有长劲,并不是一时冲刺,而是以飞快的速度继续抽插张咏梅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

一会功夫,张咏梅嘴里的“哎呀”声就变成哼哼声了。

接着张咏梅就一把搂住谢文杰的脖子,肥胖宽大的巨臀像筛糠般的向上乱耸,哼哼声又变成“嗷嗷”声,不自觉地大叫起来。



谢文杰被梅姨搂得太紧,不得已俯下上身,把胸膛贴在梅姨的两个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上,下身却和梅姨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离开一定距离,一是方便自己使劲抽插,二是方便张咏梅向上耸动肥胖宽大的巨臀。两下相合,肉与肉相撞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

当谢文杰把鸡巴又一次狠狠地顶进张咏梅大骚屄里深处的时候,张咏梅终于被文杰粗大的鸡巴肏得高潮来临,在一阵头晕目眩下,全身的快感汇集到子宫,又从子宫喷涌而出,随着大肥屄一阵阵不自觉的收缩,浓浓的阴精不断狂泄,尽情地冲刷文杰的大鸡巴。



谢文杰被梅姨张咏梅的高潮弄得也是情欲如焚,加上张咏梅大肥屄不断地紧缩,紧紧地将谢文杰的鸡巴夹住,接着又是阴精一阵阵的烫慰,年轻的谢文杰怎么还能忍受得住?只好再次加快抽插的速度,以期也达到快乐的颠峰。



张咏梅还没有从快乐的颠峰上下来,几乎又被文杰一阵猛烈的抽插送上另一个颠峰,张咏梅只有紧紧抱着文杰,嘴里不断的呻吟道∶“好文杰,好文杰。”



谢文杰此时觉得腰间一阵阵酸麻,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感到她的大骚屄在收缩,他飞快地抽插几下,一股热热的阴精已喷在他的龟头上。同时,他感到自己也要射了,大鸡巴在作最后的冲剌,抽插起来快了许多。

谢文杰觉得张咏梅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谢文杰发狂的揪住张咏梅的身体,猛力向前奋力一挺。

谢文杰只觉得她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热液直冲龟头而出,流得地上面一大片。自己也将达到射精的巅峰,为了使她更痛快,于是拚命冲剌。

龟头在大肥屄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着她的花心,口里大叫道:

“亲。梅姨!大肥屄梅姨,你的肥大屁股挺快点……我快!快要射精了……快……”

张咏梅的腰臀都扭动的酸麻无力了,听到谢文杰的大叫声,急忙鼓起余力拼命的左右前后挺动,把个肥胖宽大的巨臀摇摆得像跳草裙舞似的那样快。

谢文杰只感到梅姨的花心开合的更快,咬吮得龟头更紧更密。

“哎呀……害死人的小冤家!梅姨……又……又泄了……你的鸡巴肏的阿姨的大肥屄心……都软了……”

“啊!亲梅姨……我……我也射精了……”

便将大鸡巴死命地往张咏梅的大肥屄里捅了进去,粗大的龟头竟将张咏梅的子宫口顶开,两人同时大叫一声,谢文杰便“突突”地把精液尽数射进张咏梅的子宫里。

谢文杰的龟头被张咏梅的热液再次的一冲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龟头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熨得张咏梅大叫一声:

“哎呀!熨死阿姨了……你的精液射的阿姨的屄心……发烫呢……”

她爽得在不停打颤着,他没有立刻自她大骚屄抽出大鸡巴,他让大鸡巴阻塞住精液的倒流,让精液多些流入子宫,这样怀孕的机会会高些。

谢文杰抱着张咏梅丰满肥胖的娇躯,用口对口为她渡着气,一会儿,才使她又醒转过来。



时间如停止了一般,许久才听到两人同时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两人脸对脸,一丝征服的笑、满足的笑写满文杰谢文杰的脸上,一丝妩媚的笑、爱怜的笑挂在梅姨张咏梅的嘴角。



张咏梅轻轻地笑道∶

“好文杰,精液射得梅姨屄里哪都是,还把大鸡巴插在梅姨的大肥屄里赖着不出去干什么?”



谢文杰笑道∶“哪里是赖着不出去,明明是梅姨的骚屄夹住文杰的鸡巴不让出去嘛!”

张咏梅嗔笑着打了谢文杰一下,搂着谢文杰把嘴凑了过去,谢文杰也把舌头伸进张咏梅的嘴里,两人亲吻了起来。

谢文杰轻轻摸揉着张咏梅那肥胖宽大的巨臀,忽然想到还没把大鸡巴插过她的屁眼儿呢!

就以张咏梅这巨臀深沟的条件,插起来绝对不会比别的女人差的,谢文杰玩过了张咏梅的大肥屄和小嘴儿,不再玩玩她这个女人三大件的最后一宝,可真是有点可惜了。

于她把大鸡巴从她大骚屄中抽出,把张咏梅的娇躯翻转过来,用手抚弄着她肥胖宽大的巨臀,触摸着那小小紧凑的屁眼。

张咏梅紧张地用手捂住她的屁眼,颤着声音道:

“文杰……你……嗯……你想要插……插梅姨的屁……屁股?梅姨的全身都可以任你玩弄……但是……但是那排泄的脏地方不要好吗……梅姨替你吸吸肏吧……”

谢文杰不理会张咏梅的抗拒,继续对着她肥胖滚圆的肥臀施展着调情的动作,使她在半推半就之下,伏身屈膝,翘起肥白、丰满、柔嫩的大屁股。

谢文杰欣赏着那可爱、令人迷恋的肥胖宽大的巨臀,又是怜惜地一阵爱抚,再握着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在她光滑洁白的肥屁股上揉着,弄得张咏梅满屁股都是透明的粘液,最后顶在她的屁眼儿上探着。

张咏梅被谢文杰抚摸得像是非常舒服地嗯嗯直哼着,也心知谢文杰要玩她的肥屁股是不可避免的事了,在新奇之下,她有点羞答答地回过头来抛了个媚眼给谢文杰,柔柔地道:

“好谢文杰!梅姨就给你玩玩阿姨的屁股吧!但是你要轻轻地、慢慢地操进去呀!它还没有被男人玩过,阿姨的屁眼儿还是处女地哪!”

得到张咏梅许可的特赦令,谢文杰先用双手分开张咏梅肥胖宽大的巨臀,露出菊花瓣也似的绯红色、嫩嫩的屁眼,先用手指头在张咏梅大肥屄里挖了些淫水,涂满了屁眼和谢文杰的大鸡巴上,再握着那庞然巨物,大龟头对准她屁眼洞口,腰部一挺,屁门儿猛地涨裂,在张咏梅惨叫着:

“啊……哎呀……痛……痛死……梅姨了…… 张咏梅小屁眼儿要被操破裂了……”的呼喊声中,谢文杰的大鸡巴已经操入了张咏梅屁眼中半截了。

阵阵剧烈的痛楚,使张咏梅痛得甩头摆臀、狂呼惨叫、汗水直流着,连她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谢文杰看着张咏梅这种惨状,心想她这时恐怕要比新婚之夜被丈夫开苞时还要更痛哪!

张咏梅一边叫喊着,一边求饶道:

“哎唷……乖……文杰……轻点儿哪…… 饶……饶了……咏梅……吧……”

谢文杰虽知道张咏梅痛得厉害,但大鸡巴已操入半截,又不想就此半途而废,只得狠心地大力猛然一挺,整根地肏进了她的屁股里。

在大鸡巴全部进入了张咏梅的旱道后,谢文杰一边轻抽缓送,一边用手揉着她肥嫩的屁股肉,安抚着张咏梅的情绪,再摸着她全身赤裸裸的肌嚼,渐渐伸到她胯下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里,玩弄着她的大肥屄核,以挑逗她的欲火。

张咏梅在谢文杰细心的抚慰之下,屁眼儿慢慢地松动了,直肠也渐渐地适应了谢文杰大鸡巴的抽插,叫喊声也越来越小了,又开始摇摆着肥胖滚圆的肥臀来承欢迎送,也不知道是迎合谢文杰的手指还是谢文杰的大鸡巴?

大肥屄里也被谢文杰挖得流了一大堆的淫水,顺着大腿内侧滴下来,谢文杰感觉到张咏梅的屁眼儿极小,又特别地紧窄,在谢文杰的大鸡巴插入和抽出来时,张咏梅那婉转娇啼的浪吟声让谢文杰倍觉兴奋;而那高突丰隆的肥胖宽大的巨臀,款摆迎凑,骚浪地大摇特摇,更让谢文杰欲火高烧。

谢文杰趴伏在张咏梅肥胖宽大的巨臀上,感到像是睡在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上头,既温暖又柔细地好受极了。大鸡巴操在她屁眼儿里也和插在大肥屄中不同,风味奇佳、紧美肏热,另有一番风味。

张咏梅四肢大张地伏在大床上浪扭着,谢文杰则趴在她肥胖滚圆的肥臀上,把大鸡巴肏入她的屁股里,两个人的姿势就像野狗交合一样。

从墙壁上挂着的镜子里,可以看见张咏梅那为了解决麻痒、讨谢文杰欢心地搔首弄姿、欲火四射、媚态十足、娇艳浪荡地诱惑谢文杰,让谢文杰享受交欢的乐趣。

张咏梅浪态横溢地用她肥胖硕大的巨型屁股紧夹着谢文杰的鸡巴,急摆几下,又抬起来旋动不停,真不愧是有过二十年床上经验的高手,不多久就知道怎么摇摆才能迎合男人的插肏。

张咏梅让谢文杰尽情地享受、恣意地寻欢,被谢文杰捣得前后洞里都骚痒难耐地浪水直流、娇媚淫荡地呻吟着道:

“哎呀……文杰啊……你真是梅姨…… 命中的魔星……梅姨的前后洞都给你……玩遍了…… 大鸡巴舒服了吧……用劲啊……阿姨的心肝乖宝宝……唔唔……肏死阿姨吧……好哥哥……阿姨的亲丈夫……你的大鸡巴好坚硬……玩得阿姨要浪……浪死了……快点儿出来吧……阿姨受不住……了……大屁股……大肥屄……阿姨要……要泄……泄了……啊……啊……”

在一阵肉紧的狂插之后,谢文杰终于第一次把精液洒向张咏梅的屁眼儿里,想来张咏梅也是第一次有男人把阳精泄在她的大肠里,这才完成了谢文杰想要开张咏梅肥胖宽大的巨臀”后苞”的心愿。

谢文杰抽出大鸡巴后,只见张咏梅那原来紧闭着的小屁眼儿,撑开了一个小洞,泄在里面的乳白色精液、正慢慢地由她红通通的洞口流出来呢!

他隔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抽出来,那时已五点多钟了。他们整理好了一切,手拉着手亲密地走出校园。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