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色片

会考结束后的放纵5fa


仲輝是應屆會考生,當他在考完最後一科那天,好多同學都走去慶祝,但他卻沒有心 情去玩,事關他知道自己考得好差。考完試後,他一個人躲在學校頂樓的樓梯呆坐, 正當他滿腹心事地為將來打算時,他感到有人拍他膊頭一下,他抬頭一看,原來是他 的班主任周太太。 周太太笑著對他說道︰「考試不過是人生之中的一個小考驗,成績好與壞並不太重 要,一個人活在世上最緊要是開心,你知不知道怎樣才可以活得快樂呢?」 周太問完後望著仲輝,但他想了一會兒也講不出答案。周太又說︰「愛是快樂的根 源,老師教你怎去愛別人。」 她講完後就張開雙手把仲輝抱入懷裡,同時又用臉頰緊貼著他的頭不停地揩擦著。仲 輝感到每當周太吸氣時,她的一對豐滿乳房就在他胸膛上頂一下。這時他感到全身發 滾,當初對前途的憂慮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後來,周太的熱唇更一下又一下的輕吻 著仲輝的耳朵,他在不知不覺間也伸手攬著周太太。 「仲輝,你現在是否不再為將來而煩惱呢!這就是愛的力量了,你也可以試一下吻我 的。」周太太的語氣充滿一股神奇的威力,仲輝大膽地吻向周太太的臉,這對師生到 最後竟然還火熱纏綿地親吻著。當她呼氣時,一口濕潤的暖氣就噴到他耳邊,他從未 試過和異性有過這樣的親熱舉動。 仲輝望著周太太,感概地說道︰「我從未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力量,老師你可不可以繼 續教我怎樣去得到愛。」 「當然可以啦!不過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你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到教會去,我 們的教友一定會盡心盡力幫你去學習愛的力量。」周太把一張名片交給仲輝,然後繼 續說︰「你回家考慮一下,如果有興趣就打電話給我。」 當晚,仲輝在床上翻來覆去都睡不著,他呆呆望著周太給他的名片,名片上除了寫著 周太太的電話號碼之外,還印了一行字︰真愛教,願真愛與你同在。仲輝從未聽過一 個叫真愛教的教會,他心裡感到有點懷疑,他隨手把名片翻到另一邊看,這裡印有一 對男女接吻的畫像,仲輝一見到這畫像就想起當日和老師接吻的情景,他想到既然老 師也是這教會的教徒,他心裡的疑惑立刻一掃而空。 第二日一早,仲輝就打電話給周太,他們約定星期日一齊到教會去。到了星期日那 天,仲輝先到周太太的住所,然後周太太和她老公帶著仲輝駕車入新界,他們的目的 地是一座三層高的西班牙式別墅,那裡雖然沒有掛上教會的名稱,但大門上的木刻卻 和周太太輝的名片上印著的畫像一樣,周夫婦帶仲輝走到頂樓,這層樓並無間隔,數 百尺大的大廳裡坐了三四十個人,仲輝跟著周太坐在人堆中。過了一會兒,就有一對 身穿白袍的男女走進大廳,周太說他們就是教主,周先生走出去和教主講了幾句,教 主便對教徒說︰「今日周弟兄帶了個新朋友來,我們請他出來和大家見面,同時由周 弟兄兩夫婦為新朋友舉行入教儀式。」 周太帶領仲輝走出去,然後當眾問他道︰「你是否願意加入真愛教?」 仲輝點了點頭說︰「願意。」 周太繼續說道︰「如果要世界上每個人都彼此相愛,人與人之間就不可以有任何秘 密,人的衣服就好似圍牆一樣,使人可以收藏秘密,所以我們必須拆去這道圍牆,以 真面目面對教友,你如果想加入我們的大家庭,就先請你脫去衣服。」 仲輝感到好為難,他實在沒有勇氣在幾十人面前脫光衣服,但這時他卻見到周太也開 始脫下身上的衣物,仲輝再轉頭一看,原來其他人都正在寬衣解帶,好快的時間,大 廳裡的人,不論男女、由十幾歲的小青年到幾十歲的叔伯都脫到精赤溜光。仲輝還在 感到很不好意思,但這時連周太都已經脫得一絲不掛了,她平時在學校是十分嚴肅 的,每次有女同學穿著太短的校服裙,她必定會責罵她們不知廉恥,想不到到這時她 竟然比那些女同學更無廉恥,而她好像早已習慣了裸露身體,她甚至沒有用手去遮掩 重要部位,仲輝一雙眼不停盯著她胸前的一對乳房和下面的黑油油的三角地帶。 「仲輝,你不必害羞,老師幫你脫衣服啦!」周太說完,就伸手幫仲輝寬衣解帶,她 的眼神樂有一股無法抗拒的魔力,仲輝迷迷糊糊的望著周太,任由她把身上所有的衣 服脫得一件不留。 仲輝平時雖然也偷看過爸爸的色情書刊,但這次卻是第一次親眼見到一絲不掛的女 人,所以當他被脫得精赤溜光後,他的小肉棒也不能自制地勃起來了,他羞得連忙用 手遮著下體,面紅紅地說︰「老師,很對不起,我……。」 「你不用道歉。」周太說︰「上天賜給世人有性能力,就是要世人藉著做愛去表達愛 意,你的生殖器官能夠勃起,證明你和真愛教有緣,你應該放開手,讓其他教友看看 你的生殖器官才對 。」 仲輝無可奈何地放開雙手,一班女教友就圍在他身前,一個中年的女教友更跪在他面 前張開口含著仲輝的肉棒,仲輝嚇到不知所措,以求助的眼神望著周太太。 「阿輝!你別怕。這就是愛的表示,現在老師教你怎樣做吧!」周太太講完後,就仰 躺在地氈上,她張開兩條雪白細嫩的雙腿,把滾密的恥毛撥開,又用手指把她的的陰 唇拉開,露出裡面鮮紅色的嫩肉,然後封仲輝說︰「你快些過來,把你的肉棒插入老 師的陰戶裡,讓我教你一嘗性愛的滋味吧!」 「我……。」仲輝望了望周太,又望向周先生說︰「老師,她……,我怎麼可以和你 太太……。」 「仲輝,你可以隨便和我太太做愛的。」周先生說︰「在我們真愛教裡,所有教徒都 可以自由而且應該和任何教友做愛的,你已經是我們的教友,所以你可以隨便和我太 太做愛。」他一講完,就隨手拉著身邊的一個女教徒,扶著她仰躺在地毯上,然後把 他勃起的陽具,塞進她的陰道裡。一邊撫摸她的乳房,一邊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 體裡抽抽插插。 這時,周太太也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她伸手握著仲輝的肉棒用力一拉,仲輝怕肉棒被 周太拉傷,於是順勢趴落在周太太身上,他的手剛好落在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又大 又彈手,他從未接觸過如此舒服的東西,這時他雙手握著周太的一對乳房又捏又摸, 同時又用嘴巴含著乳頭一吻一吮,而周太就握著仲輝的肉棒帶到自己的陰戶口,然後 扶著他的屁股出力一拉,仲輝立刻向前一撲,他的肉棒順勢插入周太的陰戶裡。 第一次進入女人肉體的仲輝,他的肉棒被周太狹窄的陰戶緊緊夾住,他的肉棒被陰戶 磨得有點兒疼痛,但在痛楚之外,他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出盡餘力,有節奏地 動肉棒一抽插,這下子擁有豐富性經驗的周太也感到吃不消,張著口,語無倫次的亂 叫 其實這時在呻吟的人不止周太一人,大廳內所有教徒都在呻吟著。 仲輝一邊抽送,一邊對周太太說,老師,你下面好美妙,夾得我好舒服哦!」 仲輝說到這裡,他感到龜頭一陣癢麻,熱辣辣的精液直噴入周太陰道裡。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